※※※※※

※同田貫正國X石切丸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有為了創作而與事實不符的部分。

可能會有讓人不快的描寫(血腥描寫、殺害動物橋段等)、私設定有(大概會有BUG)、路人角色有、自家審神者出沒而且話很多注意。

※相關知識有限,參入大量想像跟胡說八道,劇情設定也是邊寫邊補應該會讓人吐槽滿滿

※※※※※

  「人好好的怎麼會不見!那麼大隻的一個傢伙到底是摔到哪個坑裡了?」

  有道不小的牢騷在飄蕩迷霧的山裡回響,那是有些粗野的年輕男聲,再繼續往下聽,還能聽見幾道不同情緒與粗細的聲音,若是撥開冷濕的濃霧仔細一瞧,雖有人穿著女裝,但能發現在場的五個人的無一例外皆為男性,其中兩名似乎受了傷,躺在地上閉眼休憩。這群人究竟是為了什麼樣的事情,聚集在罕無人煙的山谷裡呢?

  「發脾氣可對搜索沒有幫助喔,消消氣,消消氣。」

  與上一個不同,這次響起的聲音就像慵懶曬太陽午睡的獅子,說話者是個穿著白西裝、有頭淡米色頭髮,其氣質讓人聯想到貴族的男子,瞇起來的笑臉彷彿睡著的貓一樣可愛。這個男人回應的,是一名從髮到腳不是黑就是深灰的男性,那個全黑的青年明明批著圍巾,卻又讓胸口裸露出來,讓人搞不懂到底是怕冷還是怕熱。好好觀察這兩個交談的男人,會發現呈現對比的不只是語氣與外表的色彩。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同田貫正國X石切丸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2017情人節賀文

※自家審神者出沒注意,R15注意,私設定有。

※對時裝穿搭無能OTZ

※※※※※

 

  雖然近幾日的天氣冷得讓大多數的人類紛紛換上厚重的衣物,努力減少肉體與冷氣的接觸,企求增加阻隔寒風的厚度,但大多刀劍付喪神們依然不改其穿著習慣,袒胸的袒胸、露腿的露腿,有的刀還乾脆將上身衣物脫去,表示這是鍛鍊。若眼前屋內的場景是一張照片的話,大概沒有多少人能從中得知「這天天氣非常寒冷」這項訊息。雖然如此,還是有些刀的打扮因為天氣產生了變化,有個向來習慣居所穿著綠衣和服的男性,今日很難得在和服內又穿了一件套頭毛衣,較晚起床的黑髮男子見著室友新的穿搭之時,以為那男子因為天氣過冷而向他的藍髮太刀兄弟借了衛生衣來穿。

 

  「這是買的。」

 

  不知何時起床、已做好整裝打扮得石切丸像平常一樣笑著回答,隨後只拋下一句「今日的早膳是我負責,先失陪了。」未等室友反應就離開房間,一副不願多談的模樣。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6小說回顧,書看得一年比一年少了,連像樣感想也寫不出來...

有簡短感想與腐發言注意。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同田貫正國X石切丸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對日本文學沒有深入理解且不會日文,如果解讀或引用有誤還請多包涵(土下座

※打算將〈貓〉和〈頰撫〉串連起來,不過做不到所以只保留了「月」、「迷惑」兩個元素。

※※※※※

 

求神憐憫我,剜我色情腸。

卻被神明誤,色情反更強。[1]

 

他喜歡那個臉上帶著疤的男人。本想將這分心思袪除卻只是不斷往火堆裡添加木材,放棄絕情的男人無奈改為細思為何受那人吸引。百般無解之後,終於下定決心開口向弟兄們請教,沒想到反而引來三条刀們的訕笑。

 

「當你想出答案的時候,搞不好吳剛早已伐倒月桂樹了,不如趁花仍美之刻折下,只是呆看著鍋子,兔子可不會主動跳進來的呦…唉呀,用兔子來比喻似乎不恰當哪,哈哈哈哈──」

 

「不過聽聞狸肉不好吃呢,石切的口味真特別。」

 

名字有月的太刀,邊優閒地喝茶,邊說著過分的話語,另一把以狐為名的太刀露出尖尖的牙齒跟著起鬨,惹得不擅辯駁的高大男人悶著臉將手邊的茶點吃光,隨即拋下兄弟離開。

 

「唉呀,惱怒了,比預計的還要喜歡呢。」看著綠色背影遠去,小狐丸收起笑鬧的表情,認真地說著。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同田貫正國X石切丸,抹布石成分有。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現代PARO,高中生狸貓與馱果子屋老闆石切爸爸。

※跟某個風的產物。

※※※※※

 

毫無預兆的,我拿了一朵紫色的玫瑰花給一位在圖書館櫃台待命的人。對方一臉不明所以,但還是什麼都沒問,有禮地接下了禮物,並用平常的服務態度看著我轉身離去。在那之後,那個人見著我都沒什麼太大變化,我以為會維持這樣的日子到永遠,直到某一日,坐在櫃檯的石像沒有預警地拿出了一張紙片要我收下。那是張,鑲著紫色壓花的手作書籤。

 

「怪不得這幾個月來都只借花語集呢。」石像笑著看我被窘迫淹沒的樣子,接著緩緩說道:「這周末有空嗎?]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鶴丸國永X江雪左文字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考證稀少,有很多東西不知道該怎麼寫,人物性格也抓不太好覺得鶴丸很難抓。

※※※※※

 

有個男人雙手交叉、將手伸入袖中,盤坐在一堆畫具與一張畫紙面前,盯著畫中雪景思考著。

 

 「喂!搞什麼?不畫完嗎?」

 

 不耐長久的凝固,有個聲音打破了沉默,出口催促動作。如果仔細找尋聲音來源即會發現,那道聲音是從圖像的位置傳來。

 

「囉嗦啊我在想該怎麼下筆。」

 

 嘴巴因為不滿而扭了幾下,被催促的男人事實上也想快點將黑白的圖畫完成上色,但每當手一拿起畫筆,就會被「怕破壞先前構圖」的心緒拉住而不能動彈,僵持一段時刻,最終還是放棄,將手中工具擺放回去。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同田貫正國X石切丸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私自設定有,稍提到審神者有

用了同田貫曾供奉在石切爸爸的神社設定

※※※※※

 

 聽聞過,後送犬嗎?

 

 那是一種跟在人身後的山犬,也被稱作後送狼。後送犬會趁人不小心跌倒之時發動襲擊,所以旅人在回到家前,總是小心翼翼不要跌倒。萬一跌倒了,得快點宣稱「先休息一下!」佯裝在休息即可免於災難。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傑洛x特奧多爾

※梅露可物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時間在庫洛斯托地區、主線故事開始前

※覺得人物性格抓不太好OTZ

※※※※※※

 

「喂,特奧,Trick or Treat。」

 

原本像往常一樣,抽著菸、坐在紮營地點看著今日報紙的特奧多爾,突然被無禮的問句打斷思緒。不用回頭也知道聲音的主人是誰,但沒想到,向來要面子的首領也會玩這種小孩子把戲。好整以暇地看向來人,只見對方並沒有穿戴作為個人標記的羽毛裝飾,而是跟王國市民無異的衣著,環抱於胸前的一手拿著鼓起的袋子,一臉不耐等著自己回話。眼睛再瞥往遠一點的地方,可以瞧見盜賊團小弟們作著奇怪的打扮、緊張兮兮躲在樹後面細聲交談。

 

「喔!首領,麻煩請等我一下,報紙上的謎題讓我無法分心去想別的問題。」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同田貫正國X石切丸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刀男暗墮梗、自我設定有注意

※※※※※

沙沙沙,荒野中的芒草被風吹動著,散發焦急的聲音,左右搖擺的模樣宛若在不安,但行走的男人沒有心思去顧慮,而是筆直隨著月亮的方向前進。

 

那個男人也不知為何如此對所見的月亮著迷,大概是被那滿月散發的紅光給奪去心神了,才會回應紅月的召喚吧?

 

月亮,會擄走孩子。

 

這不知道是誰說過的話,但他並非孩子,應該不是月亮會抓去的對象,況且,那道光芒給人熟悉與安寧的撫慰,行走的人不認為自己會因此遭遇到什麼不測,遂放下戒心,追隨月光的腳步移動。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同田貫正國X石切丸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很多私設,一堆胡說八道,部分劇情是玩遊戲狀況。

今劍極化雷有注意

※※※※※

 

 「喂!出陣啦!還在這邊慢吞吞磨什麼?」

 

 「祈禱還沒結束啊!」

 

 「等你祈禱完天都要黑啦!快點出發再回來祈禱不就好了嗎!」

 

 早晨時刻,一處房間傳來不算小的爭吵,再過不久是兩道糾結在一起慌忙踏去的腳步聲,位在附近的人忍不住對耳聞的場景做出了論述。

 

 「每次一起出陣對話都差不多,他們兩人同樣話題還真是吵不膩雖說我們新選組那兩個臭小子也一樣,有些話聽到耳朵都要長繭啦。」正在拿竹掃把清理庭院的和泉守兼定停下動作,眼望音源,做出這樣的感想。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