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傑洛x特奧多爾

※梅露可物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時間在庫洛斯托地區、主線故事開始前

※覺得人物性格抓不太好OTZ

※※※※※※

 

「喂,特奧,Trick or Treat。」

 

原本像往常一樣,抽著菸、坐在紮營地點看著今日報紙的特奧多爾,突然被無禮的問句打斷思緒。不用回頭也知道聲音的主人是誰,但沒想到,向來要面子的首領也會玩這種小孩子把戲。好整以暇地看向來人,只見對方並沒有穿戴作為個人標記的羽毛裝飾,而是跟王國市民無異的衣著,環抱於胸前的一手拿著鼓起的袋子,一臉不耐等著自己回話。眼睛再瞥往遠一點的地方,可以瞧見盜賊團小弟們作著奇怪的打扮、緊張兮兮躲在樹後面細聲交談。

 

「喔!首領,麻煩請等我一下,報紙上的謎題讓我無法分心去想別的問題。」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同田貫正國X石切丸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刀男暗墮梗、自我設定有注意

※※※※※

沙沙沙,荒野中的芒草被風吹動著,散發焦急的聲音,左右搖擺的模樣宛若在不安,但行走的男人沒有心思去顧慮,而是筆直隨著月亮的方向前進。

 

那個男人也不知為何如此對所見的月亮著迷,大概是被那滿月散發的紅光給奪去心神了,才會回應紅月的召喚吧?

 

月亮,會擄走孩子。

 

這不知道是誰說過的話,但他並非孩子,應該不是月亮會抓去的對象,況且,那道光芒給人熟悉與安寧的撫慰,行走的人不認為自己會因此遭遇到什麼不測,遂放下戒心,追隨月光的腳步移動。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同田貫正國X石切丸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很多私設,一堆胡說八道,部分劇情是玩遊戲狀況。

今劍極化雷有注意

※※※※※

 

 「喂!出陣啦!還在這邊慢吞吞磨什麼?」

 

 「祈禱還沒結束啊!」

 

 「等你祈禱完天都要黑啦!快點出發再回來祈禱不就好了嗎!」

 

 早晨時刻,一處房間傳來不算小的爭吵,再過不久是兩道糾結在一起慌忙踏去的腳步聲,位在附近的人忍不住對耳聞的場景做出了論述。

 

 「每次一起出陣對話都差不多,他們兩人同樣話題還真是吵不膩雖說我們新選組那兩個臭小子也一樣,有些話聽到耳朵都要長繭啦。」正在拿竹掃把清理庭院的和泉守兼定停下動作,眼望音源,做出這樣的感想。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狸石前提,不過兩人互動只有一點點。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在噗浪聊天偶然完成的文再加以補充XD

※※※※※

 

「喂,我說啊,作為一把要上戰場的刀,這樣子慵懶沒有問題嗎?」廣大的道場內,一名臉上帶著疤痕的黑髮男子,努力壓下惱怒、對著躺在地上、不肯動武的刀嚷道。

 

「說什麼話呢?沒幹勁就是我的賣點呦,這早就在自我介紹時說過了呀。」躺著的人用睡羅漢的姿勢回答

 

「嘖這倒是

 

同田貫正國啐了一口,傷腦筋地抓著頭髮。聽聞明石國行的速度在眾太刀之中即使不是第一,也是跑得數一數二地快,原本興致高昂自願當這名眼鏡男子今日的練習對象,但是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同田貫正國X石切丸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調情大概要算R12還是R15…?雖這麼說但其實也什麼都沒有(煩惱

※玩弄BZ後,有些片段不知該如何組合,且好像也到了某個瓶頸,所以就來試試碎裂式的寫法,有點實驗性質的感覺自我感覺良好產物

※※※※※

 

那顆汗珠沿著潔白的下巴往下滑落,仔細描繪出脖子的外形後,隱沒在綠色的衣襟中,讓人想伸出手去探尋,找著那淘氣的水滴躲藏在哪裡。

 

※※※※※

 

敞開和服的開口,果不其然找不著方才從下巴滴落的汗珠,只好模擬可能會經過的路逕。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2016712日所作之夢。

※※※※※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宮田司郎X牧野慶,部分宮田司郎X恩田美奈

SIREN(死魂曲)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遊戲+外傳小說劇情劇透注意

※性格崩壞注意

※不像賀文的宮田生日賀文

※※※※※

 

「牧野先生,你聽過柏拉圖式戀愛嗎?」

 

那是某個日子的午後,羽生蛇村的求導師進入不入谷教堂,在慣常無人跡的時刻、在經常有人待的位置,見著一道熟悉的白袍背影。坐著的人因為自己弄出的聲響,稍微轉頭一下,確認來人後,即將視線放回前方。

 

眼看對方如此冷淡的模樣,牧野慶於心裡嘆了一口氣、打量了一下四周,即習慣性地走到這位訪客的右方,不與之對視,並隔了約一人的距離坐下,相較另一人筆直端正地地坐視前方,黑髮青年的眼睛則是沒有禮貌地往下看。兩人機械性地問候完,隔著一小段間隔的白衣青年,突然面無表情地拋了這樣的問題出來。

 

「柏拉…圖?那是什麼?」念著不習慣的外語發音,有些意外冷漠的醫生會提到「戀愛」兩個字,所以,稍稍地放下了緊張,轉頭看向出題的青年。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自家審神者出沒注意、私設定有注意

※打大阪城聯想到了四人房間/四角遊戲(史克威爾降靈術,就是出現在神眉中各據四角,輪流拍肩的降靈遊戲),只是寫到後來基本上無關就是

※雖然沒有腐不過有寫到狸石互動會介意還是避吧XD"

※※※※※

 

「好無聊,到達最底層還有多久啊?」一道少年音在幽暗的地下古堡內響起,後藤藤四郎有些不耐地說著,自他們進入大阪城搜索至今,一層一層往下走,已不知走了同樣的路線多少次。雖偶爾會有同樣目標黃金的敵人部隊出現於此,但是不斷重複的探險動作讓粟田口的短刀難免不耐了起來,「感覺就只是一直在樓層裡繞圈圈而已嘛。」

 

「後藤,耐心點,疏忽大意是不好的呦~不是說危機總是在最放鬆的時刻到來嗎?」

 

「是呀是呀-若是不小心被擊退了,可到時候是要重走一趟的吶。」

 

同為粟田口的刀,亂藤四郎與鳴狐…更正確來講,是打刀鳴狐身上的狐狸,於前方一左一右地告誡著家人。

 

「我知道啦!只是覺得這個任務太莫名其妙了,給我們的指示只有走到最底層就好,並回收發現的金幣,但是…」

 

見著自己被兩位家人在其他同伴面前說教,後藤有些慌亂地反駁,並指出他對於任務有所疑惑的部分:「但是上頭給的路線圖,雖然看起來很複雜,可不就只是在樓層四周繞圈圈而已嗎?而且為什麼不能回頭呢?」似乎只有戰鬥的時候可以回頭看,依後藤被召喚於現世以來所得到的知識,會有這種規定的理由好像大多是…

 

頭髮亂翹的少年忍不住抖了一下,臉色鐵青地抱著雙臂。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同田貫正國X石切丸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19世紀末20世紀初夏威夷的日本移民paro,甘蔗園工人狸貓x園主情婦(喂)石切爸爸

※梗來自「看看你會吐出什麼言情小說」之「調教少爺的情婦」,梗想完才發現眼殘看成「調教老爺的情婦」所以(ry,然後沒有調教

※看的資料不夠所以沒太多風景描述+部分腦補

※※※※※

 

「同田貫,只有你一人嗎?」

 

一道溫和的男聲傳入耳中,原本坐在偏僻角落吃著便當的黑髮男性轉頭看向來人。

 

「還以為是誰,原來是石切丸先生,我可不知道工人吃飯習慣也在你管的範圍。」臉上帶著傷痕的臉不開心地抬頭回話。

 

「聽說你和其他工人吵架了。」對比搭話對象穿著髒兮兮的白色長上衣與有些破爛的深灰長褲,說話者穿著乾淨素雅的綠色和服,手上拿著一截削去外皮、嫩黃的桿形物,習慣了對方帶點諷刺的敬稱而不在意地開口。

 

「是那些講中國腔*的傢伙不好,如果要教訓我該跟他們和平相處的話就算了吧,不如把力氣省下來去管你的房子。」哼,同樣都是日本人有什麼好優越的,那種鄙視的眼神,要不是工頭馬上趕到,早就一拳揍下去!同田貫正國想起不開心的回憶,臉色比被搭話時更難看。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密碼是同田貫與石切丸刀帳編號(四個數字)
  • 請輸入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