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宮田司郎X牧野慶,部分宮田司郎X恩田美奈

SIREN(死魂曲)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遊戲+外傳小說劇情劇透注意

※性格崩壞注意

※不像賀文的宮田生日賀文

※※※※※

 

「牧野先生,你聽過柏拉圖式戀愛嗎?」

 

那是某個日子的午後,羽生蛇村的求導師進入不入谷教堂,在慣常無人跡的時刻、在經常有人待的位置,見著一道熟悉的白袍背影。坐著的人因為自己弄出的聲響,稍微轉頭一下,確認來人後,即將視線放回前方。

 

眼看對方如此冷淡的模樣,牧野慶於心裡嘆了一口氣、打量了一下四周,即習慣性地走到這位訪客的右方,不與之對視,並隔了約一人的距離坐下,相較另一人筆直端正地地坐視前方,黑髮青年的眼睛則是沒有禮貌地往下看。兩人機械性地問候完,隔著一小段間隔的白衣青年,突然面無表情地拋了這樣的問題出來。

 

「柏拉…圖?那是什麼?」念著不習慣的外語發音,有些意外冷漠的醫生會提到「戀愛」兩個字,所以,稍稍地放下了緊張,轉頭看向出題的青年。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自家審神者出沒注意、私設定有注意

※打大阪城聯想到了四人房間/四角遊戲(史克威爾降靈術,就是出現在神眉中各據四角,輪流拍肩的降靈遊戲),只是寫到後來基本上無關就是

※雖然沒有腐不過有寫到狸石互動會介意還是避吧XD"

※※※※※

 

「好無聊,到達最底層還有多久啊?」一道少年音在幽暗的地下古堡內響起,後藤藤四郎有些不耐地說著,自他們進入大阪城搜索至今,一層一層往下走,已不知走了同樣的路線多少次。雖偶爾會有同樣目標黃金的敵人部隊出現於此,但是不斷重複的探險動作讓粟田口的短刀難免不耐了起來,「感覺就只是一直在樓層裡繞圈圈而已嘛。」

 

「後藤,耐心點,疏忽大意是不好的呦~不是說危機總是在最放鬆的時刻到來嗎?」

 

「是呀是呀-若是不小心被擊退了,可到時候是要重走一趟的吶。」

 

同為粟田口的刀,亂藤四郎與鳴狐…更正確來講,是打刀鳴狐身上的狐狸,於前方一左一右地告誡著家人。

 

「我知道啦!只是覺得這個任務太莫名其妙了,給我們的指示只有走到最底層就好,並回收發現的金幣,但是…」

 

見著自己被兩位家人在其他同伴面前說教,後藤有些慌亂地反駁,並指出他對於任務有所疑惑的部分:「但是上頭給的路線圖,雖然看起來很複雜,可不就只是在樓層四周繞圈圈而已嗎?而且為什麼不能回頭呢?」似乎只有戰鬥的時候可以回頭看,依後藤被召喚於現世以來所得到的知識,會有這種規定的理由好像大多是…

 

頭髮亂翹的少年忍不住抖了一下,臉色鐵青地抱著雙臂。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同田貫正國X石切丸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19世紀末20世紀初夏威夷的日本移民paro,甘蔗園工人狸貓x園主情婦(喂)石切爸爸

※梗來自「看看你會吐出什麼言情小說」之「調教少爺的情婦」,梗想完才發現眼殘看成「調教老爺的情婦」所以(ry,然後沒有調教

※看的資料不夠所以沒太多風景描述+部分腦補

※※※※※

 

「同田貫,只有你一人嗎?」

 

一道溫和的男聲傳入耳中,原本坐在偏僻角落吃著便當的黑髮男性轉頭看向來人。

 

「還以為是誰,原來是石切丸先生,我可不知道工人吃飯習慣也在你管的範圍。」臉上帶著傷痕的臉不開心地抬頭回話。

 

「聽說你和其他工人吵架了。」對比搭話對象穿著髒兮兮的白色長上衣與有些破爛的深灰長褲,說話者穿著乾淨素雅的綠色和服,手上拿著一截削去外皮、嫩黃的桿形物,習慣了對方帶點諷刺的敬稱而不在意地開口。

 

「是那些講中國腔*的傢伙不好,如果要教訓我該跟他們和平相處的話就算了吧,不如把力氣省下來去管你的房子。」哼,同樣都是日本人有什麼好優越的,那種鄙視的眼神,要不是工頭馬上趕到,早就一拳揍下去!同田貫正國想起不開心的回憶,臉色比被搭話時更難看。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密碼是同田貫與石切丸刀帳編號(四個數字)
  • 請輸入密碼:

※※※※※

※同田貫正國X石切丸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一些內容是玩遊戲時的狀況,自我設定有注意。

※有性暗示

※※※※※

『好無聊啊…』

 

夏蟲唧唧,微風徐徐,有個人賴在自己房間前面的走廊打哈欠。剛忙完農事的同田貫正國,現下無事可做,索性讓腦子放空,虛度悠閒的午後。

 

『就說不是農具了…不派我出征還叫我去做那種事,嘖!』

 

回想被指派此項工作的早晨,當下提出抗議,但最後也只能拿著鋤頭,眼巴巴地看著第一部隊離去的背影,思緒至此,實戰派打刀那時不甘心的情緒又充滿肚子。還沒多罵幾下命令的人之時,遂聽見一陣混雜談天與腳步的聲響從遠處傳來。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同田貫與石切丸的刀帳編號(四個數字)
  • 請輸入密碼:

※※※※※

※同田貫正國X石切丸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現代PARO,高中生狸貓與馱果子屋老闆石切爸爸

※※※※※

 

『唔!怎麼會這樣呢?』

 

嘩啦嘩啦,噹啷噹啷,屋瓦因外頭下著大雨而群起鼓譟,七月底,中午過後的天色被擠得水洩不通的水滴染暗,屋外景色的輪廓遭雨水暴力碾壓而糊成一片,連帶室內的燈光似乎受其影響,不若平時耀眼而有些灰怯。偶爾還能聽見幾道雷聲,要人別隨意外出,不然外形就會受到破壞。

 

雷雨所造成的影響遭屋子拒於門外,位於一樓的客廳一片靜謐。同田貫正國穿著白色短袖襯衫、黑色長牛仔褲,安分地盤坐在室內說是安分,那也不太對,因為少年的心臟隨著敲打屋簷的雨粒劇烈碰跳,使得黑髮高中生只能用力去壓制,不然稍有晃動,心臟或許就會衝破枷鎖立刻逃離。

 

雖然待在房內不受雨侵擾,但是水氣卻換個方式攻擊躲在房中的人,飄盪在空氣中的濕度與身上的汗水,緩慢地滲透皮膚與衣物,布料被水分貼到身子上,配合雨天特有的臭味與黏膩,增添悶熱的不快感,即使有電風扇在一旁吹著,也無法降低同田貫的溫度。為何少年會如此坐立不安,是因為他初次造訪這間屋子,若是陌生人的也就罷,他不是什麼怕生的人,而是因為…

 

唰唰唰-

 

旁邊傳來紙門被拉開的聲音,接著是經常聽見的發語詞:

 

「喔呀,同田貫同學不用這麼拘謹,想看電視或報紙小說之類的都可以,這幾天就把這裡當自己家吧,不然就有違伯父伯母的請託了。」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同田貫正國X石切丸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

 

  「喂、喂,不把信交出去嗎?」一個身穿華服的女人跪坐在地上,率性地如此問道。

 

  「什麼信啊?」在旁邊坐著的男人用淡漠的語氣裝傻。

 

  「就是藏在你懷裡的那封啊,不交到那人手中嗎?」批蓋著布料的女人不讓男人逃開,靜靜的逼問。

 

  「吵死了,這跟妳無關。」難纏的女人,男人嘖了一口、打算如此終結話題。

 

  「怎麼能說無關呢?我可是為此而存在啊。」女人不滿地反駁:「你不是最了解的嗎,為了某種目的而生、為了某個目標而活的執著。」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201647日所作之夢。

※外婆大概在念我清明節沒去看她。

※※※※※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同田貫正國X石切丸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現代PARO,高中生狸貓與馱果子屋老闆石切爸爸

※※※※※

 

「我說…你們家族是怎麼一回事,人一個比一個奇怪。」

 

這是某個下過雨的午後,一聲疑問,在某間有點年代的店舖內響起。

 

「嗯?有嗎?」被問話的高大青年無法理解,將問號拋了回去。

 

「沒有嗎?每次你那些同輩親戚造訪這裡,巷弄都會一陣騷動。」

 

黑髮少年細數這群人在這座小鎮達成的事蹟,光他記得的就有…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