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田貫正國X石切丸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現代PARO,高中生狸貓與馱果子屋老闆石切爸爸

※※※※※

 

老舊的東西有一天會消失,但是在那之前,寄託於上的情感努力延續它的性命,直到有人不再在意為止。有些人會認為,這些舊物是一種束縛,但是,當它們完全地消逝的之際,又會感到空虛,因為有時見著舊的事物,能激起一種安心感,知道自己並非跟不上這個瞬息萬變的世界、不會孤單地被拋在後頭,確認自己還是自己。或許,面對舊的事物,是一種如何連結自身與世界的問題吧?

 

偶爾會瞧見鄰近的大叔帶著自家小鬼頭前來,述說當年勇與不堪回首的往事,這些有年紀的人如此作,除了拉近父子兩代的距離,可能也希望自己當時的心情與感動傳遞下去,讓孩子們能夠延續回憶的存在,同時停下腳步回頭駐望,看著過去的自己與現今的自己有何不同、哪部份的自我有在延續,稍稍在這不斷往前奔流的時間中喘口氣休息。

 

對於身份卡在「大人」及「小孩」之間的同田貫正國來說,他無法再次體會孩子闖入這裡之時的興奮,同樣無法了解成人重登此處之刻的雀躍,身為高中生的他而言,這家店只是他和同伴們下課時,將回家時間向後推遲、把在學校時未完的話題拉長的地點,原本只是這樣。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