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6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宮田司郎X牧野慶,部分宮田司郎X恩田美奈

SIREN(死魂曲)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遊戲+外傳小說劇情劇透注意

※性格崩壞注意

※不像賀文的宮田生日賀文

※※※※※

 

「牧野先生,你聽過柏拉圖式戀愛嗎?」

 

那是某個日子的午後,羽生蛇村的求導師進入不入谷教堂,在慣常無人跡的時刻、在經常有人待的位置,見著一道熟悉的白袍背影。坐著的人因為自己弄出的聲響,稍微轉頭一下,確認來人後,即將視線放回前方。

 

眼看對方如此冷淡的模樣,牧野慶於心裡嘆了一口氣、打量了一下四周,即習慣性地走到這位訪客的右方,不與之對視,並隔了約一人的距離坐下,相較另一人筆直端正地地坐視前方,黑髮青年的眼睛則是沒有禮貌地往下看。兩人機械性地問候完,隔著一小段間隔的白衣青年,突然面無表情地拋了這樣的問題出來。

 

「柏拉…圖?那是什麼?」念著不習慣的外語發音,有些意外冷漠的醫生會提到「戀愛」兩個字,所以,稍稍地放下了緊張,轉頭看向出題的青年。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自家審神者出沒注意、私設定有注意

※打大阪城聯想到了四人房間/四角遊戲(史克威爾降靈術,就是出現在神眉中各據四角,輪流拍肩的降靈遊戲),只是寫到後來基本上無關就是

※雖然沒有腐不過有寫到狸石互動會介意還是避吧XD"

※※※※※

 

「好無聊,到達最底層還有多久啊?」一道少年音在幽暗的地下古堡內響起,後藤藤四郎有些不耐地說著,自他們進入大阪城搜索至今,一層一層往下走,已不知走了同樣的路線多少次。雖偶爾會有同樣目標黃金的敵人部隊出現於此,但是不斷重複的探險動作讓粟田口的短刀難免不耐了起來,「感覺就只是一直在樓層裡繞圈圈而已嘛。」

 

「後藤,耐心點,疏忽大意是不好的呦~不是說危機總是在最放鬆的時刻到來嗎?」

 

「是呀是呀-若是不小心被擊退了,可到時候是要重走一趟的吶。」

 

同為粟田口的刀,亂藤四郎與鳴狐…更正確來講,是打刀鳴狐身上的狐狸,於前方一左一右地告誡著家人。

 

「我知道啦!只是覺得這個任務太莫名其妙了,給我們的指示只有走到最底層就好,並回收發現的金幣,但是…」

 

見著自己被兩位家人在其他同伴面前說教,後藤有些慌亂地反駁,並指出他對於任務有所疑惑的部分:「但是上頭給的路線圖,雖然看起來很複雜,可不就只是在樓層四周繞圈圈而已嗎?而且為什麼不能回頭呢?」似乎只有戰鬥的時候可以回頭看,依後藤被召喚於現世以來所得到的知識,會有這種規定的理由好像大多是…

 

頭髮亂翹的少年忍不住抖了一下,臉色鐵青地抱著雙臂。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同田貫正國X石切丸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19世紀末20世紀初夏威夷的日本移民paro,甘蔗園工人狸貓x園主情婦(喂)石切爸爸

※梗來自「看看你會吐出什麼言情小說」之「調教少爺的情婦」,梗想完才發現眼殘看成「調教老爺的情婦」所以(ry,然後沒有調教

※看的資料不夠所以沒太多風景描述+部分腦補

※※※※※

 

「同田貫,只有你一人嗎?」

 

一道溫和的男聲傳入耳中,原本坐在偏僻角落吃著便當的黑髮男性轉頭看向來人。

 

「還以為是誰,原來是石切丸先生,我可不知道工人吃飯習慣也在你管的範圍。」臉上帶著傷痕的臉不開心地抬頭回話。

 

「聽說你和其他工人吵架了。」對比搭話對象穿著髒兮兮的白色長上衣與有些破爛的深灰長褲,說話者穿著乾淨素雅的綠色和服,手上拿著一截削去外皮、嫩黃的桿形物,習慣了對方帶點諷刺的敬稱而不在意地開口。

 

「是那些講中國腔*的傢伙不好,如果要教訓我該跟他們和平相處的話就算了吧,不如把力氣省下來去管你的房子。」哼,同樣都是日本人有什麼好優越的,那種鄙視的眼神,要不是工頭馬上趕到,早就一拳揍下去!同田貫正國想起不開心的回憶,臉色比被搭話時更難看。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密碼是同田貫與石切丸刀帳編號(四個數字)
  • 請輸入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