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804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同田貫正國X石切丸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部分私設,並且照自己遊戲進度,內文有些刀已極化,有些可極的尚未。

※大概R15吧,還有部分胡說八道注意。

※※※※※

  「聽說貓科動物的磨蹭行為,是宣示所有權的意思。」

  就像在水底看見有石頭被投入水中,直直往自己的臉上落下一句話拉回散離的心神,閉上的眼皮隨之緩緩扭動。若是在以前,這句話大概會像流水從同田貫正國的左耳進右耳出,如今,卻變成一顆種子植入腦袋之中,因為這讓他想到某把大太刀喜歡用腦袋從後蹭著自己背部的行為。實戰刀以前並沒有好奇心去探究動作背後的意義是什麼,然而,貓與大刀的形象重疊之後,回憶爭相湧出水面,咕噥一聲,徹底驚醒了昏沉的刀。

  「呦,終於醒啦,上進的青年?」

  雙眼睜開,回復意識的同田貫,打了個哈欠,伸了個懶腰,張眼才意識到臉上有東西。茫然將那東西抓起來瞇眼細看,原來是翻沒幾頁的健身書籍,黑髮青年無視身邊與大般若長光喝酒的日本號嘲弄,嘀咕還是直接身體力行比較符合他的風格,起身便要把那本無用之物扔回書房。久待戰場讓他習慣睡起後掃視所在環境一圈,發現客廳的人數比睡著前還多了一些。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802個依賴禮耗了將近300個(持續增加中)還鍛不到靜形的怨念產物。

※標題只是想捏他〈打不倒的空氣人〉這首歌。鍛不到

※歌仙極化要等到幾月……

※自家審神者出沒、變態發言注意。

※※※※※

  「嗯……」

  近侍刀歌仙兼定堆著茶盤進入房間,瞧見他現今的持有者──也就是被稱為審神者的人類,周遭環繞書堆,交叉雙臂,雙眼盯著電腦螢幕發出呻吟。如果知曉最近本丸內的大事,那大致上能猜到審神者在煩惱何事。紫色捲髮的打刀在心裡嘆了一口氣,接著一句「失禮了」提醒他的到來,等人類轉身面對,再進入房內坐下,奉上茶點。身為近侍的優待,歌仙也一同享用細緻的小點心與茶水。

  「吶,歌仙。」

  「有何要事呢,主人?」

  「為什麼靜形薙刀不接受我的召喚呢?雖然依賴禮還足夠,但無論耗了多少御禮還是資材,就是無法叫出。等到注意到的時候,御禮跟砥石都已經不是能再隨意揮霍的量了呢。」

  待精緻的茶菓消失在盤中,從方才即不發一言的審神者終於開口,而發言也正如歌仙兼定所想,是關於新的付喪神召喚問題。同樣的問題換個名字已不知重複幾次,而在此陪伴這個人類最久的刀也經常聽到其荒誕無稽的發言,讓他得不斷回想造訪過的山清水秀以安撫頭痛。唯一慶幸的是,審神者發問的時候終於不會再毫無形像的如爛泥般躺在地上,唉,孺子尚可教也。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