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田貫正國X石切丸

※刀劍亂舞二次創作,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考據大量不足,許多捏造、含糊帶過與私設定

形象崩壞注意、下品注意

其他注意事項請見本篇(喂 

※※※※※

http://panel.pixfs.net/images/blog/common/pixmore/trans.gif

「同田貫,受傷了怎麼不手入呢?」

  轉頭一看,看到未穿著神道束裝、而是換上較為一般和服的石切丸,站在自己身旁,露出擔心的表情,剛從戰場回來沒多久的同田貫正國,現在正坐在眾人平常休憩與打發時間的大廳稍作休息,等著下一次出陣命令,身上還掛著大大小小的傷口,尤其是虎口的部分,似乎是為了接下敵方大太刀的重擊而裂開,手甲上沾著些微的血跡,『這就是擁有肉體的麻煩啊‧‧‧。』對傷痛毫不在意的同田貫,聽到石切丸的質問,在內心嘆息。

 

  以前待在神社時,石切丸就常勸著自己「不要挑釁神官」或者「別對偷香油錢的小賊出手過重」,現在擁有肉身之後,又多了「天氣冷了就要多穿件衣服」、「剛洗完頭要快點擦乾」之類的叮嚀,大概因身為擁有守護特性的神刀,所以會多關注他人的狀況吧,對於身體健康這件事情石切丸更是絲毫不讓步。雖然沒有排斥,但是不習慣他人關心的同田貫,總是會想與之抗議,最後惹得石切丸沉著一張臉盯著自己看,事情十之八九會以同田貫一邊抱怨一邊乖乖照做作結。

 

「不過只是些輕傷,不用管也沒關係。」

  受不了對方站著和坐著的自己講話,同田貫起身與之對視,「這麼怎麼行呢?平常不多注意的話,小病也會釀成大難喔!」石切大人今日也緊守守護健康的職責,「才不會!我很耐打的,還可以多承受個幾次那種程度的傷害。與花資材治療我,不如去照顧那些容易受重傷的傢伙們吧?」「雖然這是同田貫體貼同伴的方式,但也不可以就這樣不珍惜自己喔?」「誰、誰在體貼他們啊?!」對於眼前人越來越懂得和自己應對這件事,同田貫有些窘迫,眼角餘光飄到附近幾位同伴的忍住別讓笑聲跑出來的模樣,努力壓下轉頭怒瞪的衝動,回答:「就──說──了──,不用這麼麻煩,只是些小傷,我們這種傢伙也不用像人類一樣擔心傷口發炎,你看,」邊說邊把手甲拆卸下來,把手上的傷跡晾給石切丸看,「諾?這種小傷用舔的就會好了。」「這種傷勢用舔的會好嗎?」眼前的人露出疑惑的表情,專心地盯著裂開的皮肉,「那,不然,石切大人幫我治療?」知道石切丸沒有治癒傷口的能力,包紮技術也笨拙,只是單純想看對方露出困擾的表情,同田貫挑釁地咧嘴笑道。

 

「唔嗯‧‧‧」

  果不其然看到石切丸眉頭皺在一起,摸著下巴,不知在思索什麼,目的已成的同田貫準備把手收回去,想著接下來要怎麼擺脫對方的關切,突然,眼見自己的手被拉過去,湊到嘴邊,舌頭貼了上來,「----!!!?喂!!你在做什麼!?」「咦?欸?」短暫的空白,然後才感受到被電到般的觸感傳過來,同田貫極速地把手搶回去,慌張的大喝,石切丸好像也受到了驚嚇而有些不知所措,空著的雙手僵半空中,尷尬的氣息以這兩人為中心往整個房間發散出去,一時之間,沒人敢出聲。

 

「雖然我說這種傷口舔一舔就會好,但誰叫你用舔的啊!!?」

  聲音炸開,同田貫現在腦子亂成一片,前一刻在戰場的廝殺聲跟現在一期一振連忙哄著弟弟們離開現場的話語聲、還有自己的思緒以及心跳聲通通混在一起。實在是沒有想到石切丸會把同田貫隨口說的話當一回事,更別說這傢伙居然在眾目睽睽之下做出親暱的舉動,他,現在,不敢轉頭去看在場其他人的臉,也無法抬頭直視對面人的神情,同田貫手握著拳、整個面紅耳赤,視線硬是挑了個沒有任何人的角落當作歸處,現下死撐著自己不要當場拔腿就跑的是那可悲的自尊心。

 

「啊、因、因為同田貫說用舔的就可以了,想說自己來試試,會不會意外發現什麼新能力‧‧‧。」

「開發出這種治癒能力,那些疼你的老傢伙們會氣到從墳墓爬出來找我算帳吧!?」

「啊哈哈會這樣嗎?」

  發現自己失態的石切丸,乾笑幾聲,立即把雙手收到背後,掛上笑容,裝作一副鎮定的樣子,不過露出的膚色跟微顫的語音早就背叛了主人,更別說視線有些偏離了說話的對象。『啊-啊-,半斤八兩呢‧‧‧這兩個人。』宗三左文字毫不吭聲、風涼地在一旁喝茶,『反正,無事可做嘛‧‧‧。』現在仍待在現場的,還有跟宗三一樣抱著看戲心態的笑面青江跟鶴丸國永,以及錯失離開時機而只好待著的歌仙兼定。『好想離開‧‧‧。』眼光飄見桌子對面有人在撐著臉憋笑,實在不想知道後續情形的歌仙,有些懊惱方才看書太認真、一時對同田貫的大喝反應不過來,等到弄清楚狀況時,已被眼前的氣氛壓的無法隨意起身,只能繼續盯著手上早就無心閱讀的書冊,坐在右手邊的鶴丸吃仙貝吃得喀哩喀哩作響吵死人。

 

「啊啊啊!真是!受不了你!!我去治療總行了吧!?」

  忍耐已到了極限,無法繼續待下去,同田貫用怒氣掩飾狼狽,轉身前往手入室,「嗯、嗯‧‧‧。」沒有多表示什麼,只是留在原地目送同田貫離開,大概是在自責剛剛的行為失當,石切丸高大的身形看上去有些委靡。「哈哈,石切丸別難過,同田貫也不是真的在生氣,」青江起身走到石切丸背後,拍了拍搭話對象的背,露出爽朗的笑容表示安慰:「他大概比較希望石切丸舔別的地方啦~。」「‧‧‧欸?」石切丸一臉被青江的話語打到頭的模樣,露出茫然的眼神看向青江,說時遲那時快,熟悉的怒喝聲傳來:「青───江───!!!!胡說些什麼!!?」大脇差的說話音量剛好可以飄進走沒多遠的同田貫耳裡,離去的身影又折回來,一張準備要將人咬殺的面孔出現在門邊,「喔呀喔呀,難道沒有嗎?」「吵死了!!住口!!!!」黑色影子衝了上來打算抓住那張嘴,青江靈巧的閃開,幾個腳步拉開了安全距離,接著,用一種恍然大悟的表情自顧自地回答:「喔!還是因為石切丸已經舔過了,所以換你想舔他?」「青江啊啊啊───!!!!」碰碰碰咚噠噠噠噠!同田貫追著青江跑出去了,遠去的噪音還夾雜一句「喂!不要在走廊奔跑!」的喝斥聲。

 

「喔呦,是不是該向主上討兩個特上投石兵來比較好呢?」

「鶴丸大人,請別做些搧風點火的事情,還有,您嘴邊有餅乾屑。」

  事情往更混亂狀態發展的可能性被阻止了,歌仙大大嘆一口氣,閉眼撫著額,覺得頭在跟自己抗議,『這也是、那也是,這種德性擔負保護歷史的重責大任沒問題嗎?』他已經完全放棄希望身邊同伴能夠風雅一點的想法,心裡思量是否該跟主上請個幾天假,出門遠遊一番,不然他下一個討伐對象可能會是自家人。「鶴丸大人、歌仙大人。」「嗯?什麼事?」「石切丸大人,請問有什麼事嗎?」受到青江言語衝擊之後就一直呈現當機狀態的石切丸,大概是被談話聲牽引才有所反應,因此漏了一直沒出聲的宗三。只瞧御神刀緩緩轉過頭來,笑容勉強掛在臉上,臉色不知道該說青還是紅,用低沉與顫抖的聲線問道:「我、昨晚、聲音很大嗎?」「啊?」「咦?」「欸?」沒被問話的宗三也跟著發出錯愕聲,「果然‧‧‧果然被聽到了嗎?所以青江君才會‧‧‧。」看起來也不在意答案了,石切丸把頭轉回前方喃喃自語,緩慢地拖著步伐離開房間,地板跟著傳來咚、咚、咚的腳步聲,「等等,石切丸,你在說什嗚噗!?」「鶴丸大人!請您別再問下去了!」「是啊!有些事情是不能探究的!」雖然先前隱隱約約就能查覺到,但完全沒有確認的打算,何況現下眼前身穿綠色和服的男子透露出的氛圍不太妙,還是別淌渾水好!歌仙和宗三趕緊雙雙壓制住鶴丸,屏息等待房間恢復平靜。

 

『‧‧‧‧‧‧‧‧‧‧‧‧待會整理整理後就出門吧。』

  終於風平浪靜,盯著空無一人的走廊,自稱文系名刀的附喪神如此想。

 

※※※※※

 

(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BD 的頭像
BBD

喀啦喀啦星星落下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