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田貫正國X石切丸

※刀劍亂舞二次創作,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敵高速槍X石切丸】槍+【狸石】變化之番外

※沒有看過音樂劇,所以擅自用自己的理解解讀了三条家的互動。

※審神者沒有小狐丸(痛哭)

※※※※※ 

 

  這是,某個時候的故事。

 

  「吶吶,宗近,石切真的會沒事嗎‧‧‧。」白髮紅眼的幼童,待在平日三条家族聚會的房間,提出讓他不安的問題,去除掉遲遲未出現的小狐丸,應當四人環繞的桌子,今日一邊產生空格。

 

  這孩子總是用任性與撒嬌來表達他對兄弟的親暱,現在其中一位弟兄似乎產生了變化,幼童收起了一些任性的舉動、或是刻意提出無理的要求,來查探那個人有什麼反應,雖然沒得到什麼違反對方本性的異樣,但幼小的他直覺有些事情不對、卻無法理解。

 

  「哈哈,沒問題的喔,石切很快就能再幫忙今劍把頭髮弄乾了,慢慢等吧。」名喚三日月宗近的太刀,伸手拍了拍一旁短刀兄弟的頭,小短刀閉眼享受太刀的撫摸。

 

  「雖然我也覺得石切不會有什麼問題‧‧‧可是宗近吶,河再怎麼清澈見底,腳邊的魚兒可不是在眼睛所見的位置喔?」隔著一張桌子盤坐在三日月位置對面的,是三条家的薙刀岩融。就算再怎麼理解,但是對方畢竟不是己身,還是謹慎一點的好。

 

  「但是,若因擔心魚的傷勢而冒然把魚兒捉出來的話,不但可能會被掙扎的小魚劃傷手,也或許會讓小魚無法適應壓力的變化而死去喔?這樣,不如讓魚兒順其自然待在水裡比較好。」三日月笑著回看岩融,再說,那顆石頭就那樣丟在那裡一百年大概也不會變吧。

 

  「宗近,你還記得骨牌嗎?」岩融把身體稍微往前傾,空氣的重量似乎隱隱約約增加,今劍順著岩融的目光盯著三日月。

 

  「呵呵,記得呦,迷人的小東西。」三日月知道岩融要表達什麼,即使兄弟沒有問題,但是一點細微的變化會引起連鎖反應,尤其是負面的事情總是散播的及快。

 

  「所以啊,現在骨牌在倒下,我可不想看見到時展開的,是什麼慘不忍睹的畫面。」和泉守兼定在那天之後,雖然表面還是跟往常一樣隨性,也跟石切丸的互動沒什麼不同,但是對於石切丸的異樣,他是最介意的人,和泉守至今依然無法忘記那日的失敗。石切丸失蹤之後,和泉守帶著部隊回來表示會負起責任,要不是眾人攔著他,可能當下就切腹了。

 

  現有諸位新選組的夥伴在一旁照看、要土方之刀放下心情觀望,暫時是沒什麼問題,但不知道他會不會被這種長久偽裝的壓力給壓垮而作出什麼舉動,那把刀啊,還太年輕了吶。

 

  「所以呀,我稍-稍-的,挪了一個骨牌的位置,到時展開的圖案應該會變吧?」三日月用袖子掩著嘴,半瞇的眼皮也擋不住眼裡的彎月發笑。

 

  喔!所以,那天那個面有傷疤的男子在眾人面前問話的時候,這男人才會露出幾乎只有同家弟兄才會察覺到意義的笑意嗎?太刀知道那個男子的感情,所以搶在自己前頭,刻意用平淡的話語去刺激那個人,順帶讓其他人稍微放心。

 

  「你真是老奸巨猾的傢伙。」岩融把身體往後傾,氣氛又變得輕鬆。雖然會質疑,但他向來相信眼前這位兄弟的判斷‧‧‧除了找路之外。

 

  「哈哈哈,我比較喜歡『老爺爺的智慧』這個說法吶。」三日月笑得開懷,掩著嘴的手放回跪著的腿上,「再說‧‧‧那孩子走路一向很慢,有個人在後面推著他不是也好?」

 

  「石切知道你這樣講他,他會生氣的喔。」

 

  「哈哈,那還煩請保密了。」

 

  「岩融‧‧‧」

 

  「呦,怎麼了?」

 

  感覺到今劍拉著自己的衣角,岩融轉頭過去,只見向來疼愛的小天狗兩邊臉頰鼓起,用很不開心的表情說道:「我討厭狸貓。」

 

  噯呀噯呀,孩童的獨佔慾也很麻煩啊。

 

※※※※※

(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BD 的頭像
BBD

喀啦喀啦星星落下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