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田貫正國X石切丸

※刀劍亂舞二次創作,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刀男之間稱呼是自身設定

※※※※※

 

  沙 沙 

 

  感覺有人在拉扯自己的袖子,回頭一看,卻什麼都沒有。

 

  沙 沙

 

  走了幾步路,同樣的感覺又從同樣的地方傳來,這次沒有停下腳步,直接繼續往前走。

 

  沙!沙!

 

  大概是焦急了,拉扯袖子的力道變大,似乎希望阻止自己前進。

 

  「有什麼事就現身說明一下吧,不然就當惡作劇囉。」

 

  沒有照著對方希望,反而這邊先拋出了要求。

 

  等等 等等 我出來便是

 

  慌亂的扯著衣袖,細小的聲音從後傳出,走路者終於再次停下步伐,往後察看,但視線所及,依然空無一物。

 

  下面 在下面

 

  尋聲往下看,眼前站立一隻小妖,看起來一臉苦惱。

 

  「為什麼要一直扯著我的衣袖呢?」行人蹲下了高大的身軀,盡力與之平視。

 

  「‧‧‧因為我希望你別再往前。」小妖用力把話語擠了出來。

 

  「喔?為何?」

 

  「那邊,有我藏起來的東西,不想被看到!」兩隻小手朝天揮呀揮,闡述自己的心志。

 

  「噯呀,那真傷腦筋,但是我不往那邊走不行。」行人露出苦惱的模樣,對著小妖討價還價。

 

  小妖看起來有些氣憤,只好伸出小小的手掌抓著行人的袖子、奮力把高大的身軀留住。

 

  沙-!沙-!

 

  「唔,傷腦筋,這樣的話,可以和我說說為何不想被人看到嗎?這樣我才能想一想該怎麼作。」說話者露出溫和的微笑,和掙扎的小妖商量。

 

  「‧‧‧‧‧‧難‧‧‧」稍作沉默,小妖終於又說了話,但聲音變得比身材更小,難以傳到行人的耳朵。

 

  「什麼?聽不清楚。」聽話者繼續把身子往下壓,盡量把大耳貼近小嘴。

 

  「被看到的話、會很難為情啊!」小妖用寬大的衣袖把臉整個擋住,自暴自棄地大吼了出來。

 

  哈哈,真是可愛。

 

  蹲著的人沒有把這句話說出來。

 

※※※※※

 

  「抱歉,請問裡面有人嗎?打擾一下。」

 

  紙門外傳來燭台切光忠的聲音,待在房間內看書的石切丸起身開門應客。

 

  「喔呀,燭台切大人有什麼事嗎?」

 

  「喔!石切丸大人,同田貫不在嗎?」燭台切用單眼掃視下房內,表示他來此的目的。

 

  「不在呢,前些時刻奉命出陣去了。」

 

  「這樣子啊‧‧‧那可否麻煩一下,幫我把這件衣服轉交給同田貫?」光忠遞交了一件衣服,是同田貫日常穿的白色睡衣,只是昨晚不是穿這件就寢,而是灰的。石切丸思索到一半,燭台切繼續說道:「他這件衣服的袖子破了,所以前天跑來拜託我縫補。」一副慌慌張張的模樣,不知道是作了什麼好事。

 

  「欸?是嗎?」石切丸面露疑惑,縫補衣物雖沒有燭台切專精,但也不是不拿手,況且他近日都沒有任務,空閒的時間很多,怎麼不找自己幫忙,反倒麻煩雜事眾多的燭台切?

 

  接收到了石切丸的疑問,獨眼龍苦笑著答覆:「我也不知道同田貫怎麼了,問他『石切丸沒空嗎?』得不到回覆,而且還鐵青著臉,又問『怎麼扯壞的啊?』這個問題,他只大喊『不幫就不幫,我去找別人!』,準備轉頭跑呢。」實在看不下去,所以拉住那個人纏在身上的圍巾,接下了委託。

 

  「所以你也不知道嗎?」光忠問了石切丸也無法答覆的問題。

 

※※※※※

 

  夜晚,剛舖好棉被,正好見到完成今日任務回房的同田貫正國,石切丸將早上燭台切的請託交了過去。

 

  「這個,燭台切大人要我拿給你的。」

 

  「!?嗯、喔,謝謝。」同田貫的表情看起來不自然,又出現把視線轉移的壞習慣,把手中的白色衣物接下。

 

  「同田貫,你怎麼了嗎?」明知故問。

 

  「沒怎樣,我要睡了。」同田貫背對石切丸,裝沒事把身上的黑色衣物換下,但看起來沒打算換上重新回歸的睡衣。

 

  「這件衣服不穿嗎?燭台切大人都幫你縫好了。」

 

  「怎麼?吃醋嗎?」原本欲意快速結束話題的問句,卻讓火燒了開。

 

  「比起吃醋,不如說是困惑,就這麼不相信我的手藝?」大太刀好歹也常幫其他人修補衣物,況且他也不喜歡不被眼前人信任的感覺。

 

  「不是不相信手藝,是不信任你的脾氣,看你那麼怕痛,我可不想看到我的睡衣遭到天譴。」用嘲諷將話語表層覆蓋,悄悄把話題拉開。

 

  「說到底還是不相信我的縫紉技巧,還有,別把我說得好像經常生氣一樣。」平常心、平常心。

 

  「沒有嗎?要不要列一下你曾經為了哪些事生氣?記不記得之前三日月把你珍藏的麻糬吃掉是什麼表情?我看你沒有平常心壓著會炸更快吧。」事情好像快要奔到無法控制的速度,但也不知如何收勢,只好打腫臉硬撐。

 

  「‧‧‧‧‧‧」房間的氣壓和溫度代替不出聲的主人指責。

 

  「‧‧‧」無聲的話語代替心虛的主人擋住聽不見的責備。

 

  沙-

 

  傳來細瑣的聲響,同田貫過了一段時間才轉身窺視,看見剛剛和自己說話的人把整身埋到棉被裡,只露出褐色的頭頂睡了。

 

※※※※※

 

  「啊,石切丸,早安呀!」即使戴著頭巾也只不住黑髮亂翹的陸奧守吉行大步走向馬廄,和今日的工作夥伴打招呼。

 

  「早安,陸奧守大人。」提好水桶準備替馬刷洗的石切丸回應道。

 

  「話說同田貫那傢伙怎樣啦?還在生我的氣嗎?沒想到那傢伙會把玩笑當真呀。」陸奧守看起來一臉反省地,笑著騷抓被頭巾包裹的後腦勺。

 

  「生氣?你們吵架了?」雖說問這問題的人昨晚也和另一個談及的對象處得有點狀況。

 

  「啊哈哈,對呀,我大前天起床盥洗的時候,看到那傢伙的睡衣袖子被扯掉了一邊,我就問他呀,『是跟哪個傢伙發生斷袖的關係嗎?同田貫真是體貼呀-。』他回問『斷袖是什麼?』我解釋典故之後,同田貫鐵著一張臉說『少亂說些有的沒的,才不是你想的那樣!』,看到那張表情,所以我想鬧鬧他,開玩笑說『欸?難不成睡過之後你就打算割袍斷義、始亂終棄了嗎?』沒想到那傢伙很生氣的大吼說『開什麼玩笑!!誰會始亂終棄啊!!!握著的手要好好收好,怎麼可以隨便亂放開!!!』然後我就不小心大笑:『哈哈哈,真是純情的傢伙』‧‧‧石切丸?」講了一大串終於發現眼前的面容越來越黑,不知是不是因為臉上的紅色過多的關係,難、難道他錯過了什麼嗎?!跟不上世界的趨勢這可不行呀!會讓龍馬大人蒙羞滴呀!!

 

  「平常心‧‧‧平常心‧‧‧」虛應故事般念著咒語,耳內好像有人放爆竹,劈哩啪啦地響。

 

  「石、石切丸,你還好嗎?」陸奧守看到眼前人這副模樣,擔心了起來,有點猶豫要不要伸手去搖對方。

 

  「卡卡卡!石切丸大人的修行還不足吶!卡卡卡卡!」前來牽馬的山伏國廣見著此景,大笑了起來。

 

  滋~~

 

  啊呀,火上加油呀。

 

※※※※※

 

  在星光零落的夜空下,同田貫走回房間,心裡思索要怎麼跟同寢之人像往常一般聊天,把門拉開,看見煩惱的對象正坐在房間內閉眼沉思。即使兩人在吵架,那名男子依然幫自己舖好了床位,面對這樣的場景,同田貫心裡有些罪惡感。

 

  「喔呀,你回來啦。」石切丸沉著臉表示歡迎。

 

  「嗯。」同田貫不知如何接話,只是面不改色的換上睡時的衣物,走向自己的被褥。

 

  「同田貫‧‧‧」

 

  「哈?幹嘛?」

 

  「昨晚,很抱歉,我修行果然還不足吶,那樣生著悶氣真難看。」終於,難為情地笑了起來。

 

  「‧‧‧我沒怎樣,我才是,說了那種話。」不擅長道歉,盡力表明自己的想法。

 

  「那可以問嗎?衣服是怎麼破的?」石切丸很好奇,他記得入睡前,同田貫的衣物是完整的,隔天盥洗時陸奧守卻說袖子已經被扯掉了,該不會‧‧‧「難道是我睡相太差,把它扯壞了?如果是的話‧‧‧」

 

  「嘖!別問了!我要睡了!」同田貫鑽進棉被裡躲避質問。

 

  「果然,得拿出誠意來嗎?」

 

  「哈?什麼?」將剛躺下的上半身又提起、轉往聲音來源,只見石切丸把衣襟敞開,露出內中的肉色,「喂!你在作什麼?!」他今天想早睡,而且那張表情與其說是引誘不如說打算來個真劍必殺,是準備切腹嗎!?

 

  「聽說在現世,要誠心道歉需要先露出胸部。」欸?不對嗎?他以為是像切腹那樣表明決心。

 

  「混蛋!!誰教你的!!?沒有這種事好嗎!!!!」慌亂把對方衣襟闔上,向來搶著出陣的同田貫正國,決定放生平喜好幾日假,直到找到兇手是誰。

 

※※※※※

 

  事情拉回稍早的時刻,為了大清早的任務,同田貫準時起床,準備前去眾人盥洗的場所打理自身。睜眼打開,首先印入視線的是石切丸的睡顏面對自己,紫色的圓月被收入眼中,經常閉著微微上彎的嘴現在稍稍敞開著,平日梳理整齊的褐髮散亂的披掛在臉上。

 

  可愛,這個詞彙,同田貫絕對不會說出來,很快就把那個字眼壓到深處,打算拋下它起身。

 

  『!?』

 

  感覺自己的行動被什麼絆住,扭頭一看,發現左上臂袖子被另一人的右手扯住。

 

  『啊啊,真是麻煩。』

 

  擔心熟睡之人被自己吵醒,同田貫小心翼翼奪回袖子,但無奈怎樣都搶不過。

 

  『放開啊!你!』

 

  幾番掙扎都扯不回,斟酌手的力道也無法撼動另一人的手指,眼見可以準備出陣的時間慢慢流失,同田貫心裡開始焦慮了起來,正思量把外衣整個脫下算了,此時,

 

  「麻糬‧‧‧還來‧‧‧」

 

  『混帳啊啊啊啊啊───你的神刀威儀呢!!?』這種樣子根本是討麻糬妖怪!

 

  啪沙!-

 

  一時的錯愕,短暫的吶喊,瞬間的失措,同田貫的袖子切得乾淨地被扯了下來。

 

  『‧‧‧啊‧‧‧算了‧‧‧』

 

  罪魁禍首翻了身繼續睡,實戰派打刀無言地看著被扯落、然後被捨棄的袖套,決定不繼續追究這件事。此時此刻的同田貫,沒預料到這抹暫時被兩人拋棄的布料,變成稍後的亂源。

 

  呵呵,真是,莫可奈何。

 

※※※※※

 

(完)

 

※※※※※

 

※開頭提到的妖怪是袖引小僧。

BGM可搭配怪異物ノ怪音楽箱〉服用(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BD 的頭像
BBD

喀啦喀啦星星落下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