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田貫正國X石切丸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現代PARO,高中生狸貓與馱果子屋老闆石切爸爸

※※※※※

 

「我說…你們家族是怎麼一回事,人一個比一個奇怪。」

 

這是某個下過雨的午後,一聲疑問,在某間有點年代的店舖內響起。

 

「嗯?有嗎?」被問話的高大青年無法理解,將問號拋了回去。

 

「沒有嗎?每次你那些同輩親戚造訪這裡,巷弄都會一陣騷動。」

 

黑髮少年細數這群人在這座小鎮達成的事蹟,光他記得的就有…

 

被稱作神出鬼沒小天狗與破力驚人大太法師的雙人組合,初次來訪,紫衣巨漢被施以「誘拐孩童」的眼光而遭到路過的巡警關切。雖然巨漢表示不介意,但一旁的白髮幼童為此感到憤恨不平,要不是有雙大手攔著小小的身軀,巡警大概會在戰戰兢兢面對比自己高大的壓迫之刻,猝然被什麼不明物撲到頭上、挨一頓搥打嘶咬。小天狗和這裡的孩子們混熟之後,除了粟田口家、來家和左文字家以外,捉迷藏是被禁止的項目。大太法師則是有時會與學校劍道社的同學師長切磋,聽說正在挑戰用薙刀達成連續一百勝的活動,是想效仿誰嗎?

 

還有讓鎮上販賣油豆腐店家哭泣的白毛狐妖,一邊優雅地施予會心一擊的評論,一邊把所到之處的油豆腐席捲而光,使得各位老闆對這名訪客是又愛又恨,在提及此人之時,都要哭喊一聲:「妖孽啊!」每當白毛黃衣的身影出現在街頭,就表示這幾日都得拿出全力與尊嚴拼了。到底是什麼樣的身體構造,才能吃遍全城油炸物、又能維持良好的身材,同樣是個經常被討論的謎團。

 

最後是,偶爾路過人煙稀少的道路,會突然有「請問您知道此處是何處嗎?我在這一帶轉啊轉的,走不出去呢。」的呵呵聲從幽暗的死巷傳到耳裡,轉頭一看,能瞧見兩道發光的彎月於陰影之中,對著自己發笑。這樣的情況發生了數次之後,明明外貌年輕但語調卻像老人的男子,遂被鎮上的小學生取了「迷路老爺爺妖怪」這樣的綽號。

 

和那些奇特的同輩親戚比起來,現下與黑髮少年談話的褐髮青年簡直普通到不行,不過這也只是比較之後的結果,此人的身高雖不及大太法師,可站在人群中已足夠顯眼,這家人的身高還真是一個比一個…過人。

 

雖然未曾提及,但坐在店內的高中生多少有些羨慕對方的長腿基因。很快,話題繼續往下:「你有被人取過什麼類似的綽號嗎?」同田貫正國好奇發問,接著拿起旁邊的彈珠汽水吸吮。

 

「有啊,座敷童子。」石切丸淡然回答。

 

「噗!哪來這麼高大的座敷童子!」差點沒把口中的糖水噴個一身。

 

「真是失禮,我也是有經歷過孩提時代,可不是一生下來就這麼大隻吶。」褐髮青年收起了笑容反駁,「況且座敷童子也是有各式各樣的種類,不單只有孩童的樣貌。」

 

「抱歉抱歉,一時之間很難聯想。」擦了擦嘴,同田貫苦笑賠罪,延續方才的話題:「怎麼會被取這綽號,是你待過的地方會發達起來嗎?」雖說沒有每況愈下的痕跡,但這間店被此人接手以後,生意看起來也沒變好。

 

「倒也不是,」撤掉不開心的表情,石切丸搜了下回憶,繼續說:「會被大人這樣叫,是因為跟我一起生活的人,幾乎不會生什麼病,還越來越健康。」久而久之,尚年幼的他,出門常常會碰到鄰近的婆婆媽媽硬是要來摸一下頭,說是要沾沾福氣。大概因為長久被包圍摸頭的經歷讓他有些吃不消,進入發育期後,身高飛快地生長,沒多久就到達多數人難以觸及的高度。曾被小狐揶揄:「原來石切是竹子啊?」岩融和宗近還在一旁大笑應和,真是過分吶。過了不知多少年,幼小的今劍聽人提起這件往事,雀躍地跑來詢問快速長高的訣竅,石切丸當下只能乾笑,囑咐白髮孩童別挑食。

 

啊,這麼一說的話,先別提青年尚健在的爺爺奶奶,那個很關照石切丸的婆婆,在這位年輕人搬來鎮上後,身子似乎一年比一年勇健。前陣子全家去爬山,竟把女婿遠遠拋在後頭,使得家人叫苦連天。

 

同田貫想起先前在街坊聽到的閒談,然後回到話題的開端:「你們家族是什麼妖怪世家嗎…這樣還說不奇怪?」

 

「不會啊,如果要說,也有適合同田貫的妖怪喔。」男子不在意地笑著反駁。

 

「哈?是什麼?」除了常被說很吵之外,他沒什麼奇怪的特質吧?

 

「ㄌㄧˊ─」

 

「住口!不准說那個!!!」金眼的高中生碰一聲把玻璃瓶擺到桌上、大聲威嚇,硬是破壞未成形的發音,「只是名字發音很像的話就免了!」他實在受夠被那群損友狸貓狸貓的嘲笑!

 

「可是有些妖怪的來源就是取自於發音…」此人居然還一臉認真的反駁。

 

「不算就是不算!這種我不能接受!」再碰一聲雙掌皆砸到了桌上,身子整個站起,臉上佈滿憤怒的紅色。

 

喔呀,看起來真的很討厭吶,對這樣的過激反應,石切丸只能舉手投降,「哈哈,抱歉,不說了,沒想到同田貫這麼排斥。」笑著安撫眼前激動的少年坐下,又提出了另一個名稱:「那就…拉袖小僧吧。」

 

「那是什麼?」心裡嘖念一聲對方日漸愛戲弄自己這件事,冷靜了下來,繼續話題。

 

「就是一種,會突然從身後拉住行人袖子的妖怪,目標一轉頭,此妖就會躲個不知所蹤,如此反覆數次。有時候會覺得,這個妖怪很像你。」

 

「哈啊?為什麼會覺得這種妖怪像我?我給人躲躲藏藏、還是愛做這種無聊惡作劇的形象嗎?」百思不得其解,這種妖物哪裡像他了?

 

「這個嘛…」叮鈴叮鈴,紫目瞇了起來,青年不急著答話,只是放任風鈴聲飄盪於空中。

 

因為,你羞於讓我見著你的真心,卻又不希望被忽視,因此,經常在我不經意的時候,使我停下腳步,回頭找尋你的蹤跡。

 

這是,此名青年,與眼前少年交往之後,回憶相識以來的總總,所發現的事情。

 

※※※※※

(完)

※※※※※

※石切爸爸其實在拐著彎笑狸貓是害羞的小傢伙www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BD 的頭像
BBD

喀啦喀啦星星落下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