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自家審神者出沒注意、私設定有注意

※打大阪城聯想到了四人房間/四角遊戲(史克威爾降靈術,就是出現在神眉中各據四角,輪流拍肩的降靈遊戲),只是寫到後來基本上無關就是

※雖然沒有腐不過有寫到狸石互動會介意還是避吧XD"

※※※※※

 

「好無聊,到達最底層還有多久啊?」一道少年音在幽暗的地下古堡內響起,後藤藤四郎有些不耐地說著,自他們進入大阪城搜索至今,一層一層往下走,已不知走了同樣的路線多少次。雖偶爾會有同樣目標黃金的敵人部隊出現於此,但是不斷重複的探險動作讓粟田口的短刀難免不耐了起來,「感覺就只是一直在樓層裡繞圈圈而已嘛。」

 

「後藤,耐心點,疏忽大意是不好的呦~不是說危機總是在最放鬆的時刻到來嗎?」

 

「是呀是呀-若是不小心被擊退了,可到時候是要重走一趟的吶。」

 

同為粟田口的刀,亂藤四郎與鳴狐…更正確來講,是打刀鳴狐身上的狐狸,於前方一左一右地告誡著家人。

 

「我知道啦!只是覺得這個任務太莫名其妙了,給我們的指示只有走到最底層就好,並回收發現的金幣,但是…」

 

見著自己被兩位家人在其他同伴面前說教,後藤有些慌亂地反駁,並指出他對於任務有所疑惑的部分:「但是上頭給的路線圖,雖然看起來很複雜,可不就只是在樓層四周繞圈圈而已嗎?而且為什麼不能回頭呢?」似乎只有戰鬥的時候可以回頭看,依後藤被召喚於現世以來所得到的知識,會有這種規定的理由好像大多是…

 

頭髮亂翹的少年忍不住抖了一下,臉色鐵青地抱著雙臂。

 

此處的迷宮路徑簡單,即使不用上頭給的地圖,稍微搜索一下即能找到路,更何況,往下的階梯位置都是固定的,沿路也沒有陷阱擾亂方向感。弔詭的另一點是,即使中途遭敵人擊退、返回本丸之後,再次回到大阪城,也是從最後待過的樓層重新出發,而不能回到先前的樓層,想回去,總有股壓力阻止眾人往上,只得繼續往前。

 

面對越來越多樓層疊在上頭,底下的空氣隨著稀疏,對身為刀劍付喪神的他們而言,不構成什麼太大阻礙,但是對經驗尚淺的後藤藤四郎來說,有些不安充斥於心中,甚至在走路時,越往下走,越容易感受到陰冷寒風從後刺擊而來。

 

「針對這一點,在下也問過同為狐狸的魂之助大人吶~,魂之助大人只道『儘管往前走就對了,因為人類無法在這裡探索只得委託你們。』不過有危險審神者大人會召喚吾等回歸,用不著擔心~」小狐狸焦躁地搖著尾巴說道,身為動物的牠,有著比人類肉體更為敏略的五感,憂慮會引起不安,現下裝著沒事回應,只有鳴狐發覺小動物的焦躁,伸手撫摸牠來表示放心。

 

「籠目籠目,籠中的鳥兒,什麼時候飛出來。」走在最後頭的綠衣大太刀突然小聲低頌。

 

「喂、喂,突然念什麼啊?石切丸?」走在石切丸前方的御手杵被身後人嚇到,有些緊張地發問。

 

「啊啊,抱歉吶,只是突然想到竹籠眼這首兒歌。」石切丸帶些不好意思的表情回答。

 

「竹籠眼?為什麼會想到這個?」三名槍之一不能理解大太刀的答案。

 

「出任務的時候老是在胡思亂想,怪不得動作這麼慢。」走在最前方領頭的同田貫正國偏頭訕笑一句,但沒有接受到預期中可能會有的不滿視線或氣壓,反倒是…

 

「沒辦法吶,一直繞著四角走,背後跟著的人越來越多,童謠的歌詞就止不住浮現於腦中。」御神刀表示抱歉地乾笑,剎那之間,原本在移動的腳步不約而同地停下,天花板似乎在無形中壓了下來,讓空間出現了一種難以順暢呼吸的凝重。

 

「………………」他聽到了什麼?

 

「啊。」「唉呀呀…」

 

「……啊?」

 

「…………………後藤,你哭了嗎?」

 

「我、我才沒有哭!我只是不小心絆倒才抓著你的衣服!」抓住前方長髮弟兄的手劇烈地顫抖。

 

「啊哈哈,說笑的,繼續往前走吧,太晚回去待在本丸的眾人會擔心吶。」某個害得氣氛變得沉重的元兇用拙劣的謊言安撫大家。

 

「嗯、嗯!走吧走吧!還有敵人得打倒才行!」

 

「沒錯!得好好地大鬧一番、給那些傢伙教訓!」

 

「快點結束這一層吧,肚子餓了要回去吃飯,想吃油豆腐吶。」「嗯,餓了。」

 

「後藤沒事的,別再哭了呦。」

 

「就說我沒哭!」

 

一群男人故作鎮定,浩浩蕩蕩地離開原地,稀稀疏疏的腳步聲就像應和的掌聲般響起。

 

※※※※※

 

籠目籠目

 

      籠中的鳥兒

 

       什麼時候飛出來

 

               在即將天亮的夜裡

 

          鶴與龜跌倒了

 

    在後面的那個人是誰?

 

不知道誰在唱著歌,歌聲不斷從後方飄盪出來,跟著自己一起繞著路,或許只是在腦海裡浮現的聲音罷了。

 

噠 

 

    噠噠 

 

  噠 

 

       噠噠 

 

          噠 

 

一步,兩步,三步,越走越難以算清步伐,走路聲浩浩蕩蕩,就像是個遊行隊般,不斷有人加入。

 

『是…降靈術嗎?』石切丸漫不經心地想著。

 

聽聞過玩竹籠眼,會召喚出靈,孩子們手牽手繞圈的景象,與他們不斷繞樓層的行為,有些類似。這些跟在後頭的東西,並沒有任何惡意,難道是,知曉大阪城有金幣,前來尋寶,而出不去了?

 

──不對,大阪城並未有過埋藏寶藏的傳言,他們是收到時間政府的命令,才得知大阪城底下埋著黃金,那這些靈應該是…

 

『空襲的亡靈?還是前來挖金屬而亡的人呢?』思及至此,石切丸停止繼續追溯,而將心思拉回眼前的道路。

 

五十一…

 

 五十二…

 

    五十三…

 

隨著數字增加,後面的聲音愈加具體,一開始,是模模糊糊的細語聲,漸漸地,可以聽見一兩句嘆息,再繼續往下,已是不容忽視的言語飄盪於空中。

 

「最底層還沒到嗎?」我想回家!

 

「後藤~原來你這麼膽小嗎?明明平常作戰的樣子都看不出來耶~」亂嘻笑地逗弄自家弟兄。

 

「這個跟那個不一樣啦!」後藤氣惱大叫,戰鬥的時候幾次見著跟在身後的景象,雖然模模糊糊的,但有幾個可以看出跟他印象中的人類模樣不太一樣!

 

「噯呀噯呀-別吵囉-現在在出任務呦-」小狐狸站起身搖著毛茸茸大尾說道,讓兩個小輩止了口。

 

   七十五…

 

    七十六…

 

欸,這就是寶藏嗎?怎麼比我想得還少啊?

 

啊啊,沒想到這邊居然有藏這東西,枉費來了好幾次,嘖!當初找到就發了啊。

 

發現了帶不走也沒用啊。

 

前面的走好慢啊,什麼時候才能出去?

 

有個孩子好可愛啊,不知道願不願意跟我走。

 

後頭的人開始七嘴八舌交談起來,無視前方打得辛苦的付喪神們。

 

「…可以砍了後面那些傢伙嗎?」黑髮打刀臉色陰沉地低聲發問。

 

「我想應該砍不到,也刺不著吧…。」綠色長槍無奈地制止同伴的衝動。

 

      九十八…

 

        九十九……

 

            ──────啊,終於到了呢。

 

※※※※※

 

當眾人一到地圖終點,打倒了以那裡為根據地的歷史修正主義者後,隨即,背後紛紛傳來滿足的嘆息聲,沒有多久,原本紛亂的氣息,跟著那些聲響消散於地底中。

 

「消失了,看樣子是成佛了?」褐色四腳動物首先向後確認。

 

「為什麼我們一到終點就成佛了啊?石切丸你知道嗎?」高大褐髮青年轉身問著同樣高大的褐髮大太刀。

 

「不知道吶,大概這邊意味著出口吧?」或著是通往冥府的入口,「看命令文書,我們在此通報任務達成後,不用審神者喚回就會自動返回本丸,或許是有什麼陣法在這邊作用。」石切丸低頭瞧著地上,一腳用力踏著幾步。

 

「連你都看不出的話,那我們在這邊研究也沒什麼用,快點回去吧。」失去敵人就對此處失去興趣的同田貫在旁催促。

 

「好呦,回去洗澡洗澡,身上都是汗受不了呢。」粉色長髮短刀伸著懶腰接話,「後藤,你怎麼了嗎?」

 

「沒有,只是剛剛熱熱鬧鬧的,突然安靜下來,覺得有點寂寞…。」後藤看著空無一人的空地說道,「不過這樣也好啦,一直困在這邊很難過吧。」有些不好意思地搔抓頭髮,露出虎牙傻笑。

 

「後藤真是好孩子,給你摸摸頭。」亂伸出細長的手臂稱讚難為情的少年。

 

「不要摸!會長不高!」

 

「好了好了,回去囉。」小狐狸輕快說著,沉默不語的白髮打刀則是溫柔摸著兩個短刀的頭。

 

「就說了會長不高啦…。」褐髮短刀嘟著嘴小小抗議著。

 

※※※※※

 

「辛苦您了,這下子這段時間內,時間政府要派人前去搜查會輕鬆多了吧。」指派任務的管狐,坐在一名人類面前說著,尾巴朝天搖啊搖的,想著待會獎賞的油豆腐,好不開心。

 

「這段時間?」面部被布條遮住的審神者提出疑惑。

 

「是啊,等下次需要您的時候,會再次下達命令的。」魂之助愉快地回著話。

 

「所以,大阪城任務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呢?它不像以往指派的任務,有個特定的時空,難道…」人類將上身往下壓,他閱聞眾刀的報告與上頭給的資料,再加上魂之助的話語,有些猜想。

 

「是呦,諸位大人前去的大阪城,並不屬於任何時間,」狐狸,瞇上了眼睛,「所以,裡面的東西,得經常清理呢。這座城內,有太多重要的軍方資產了,不是一時半刻就能將之通通帶出。」當初計畫把此城藏起來,卻弄巧成拙,整座地下設施捲入了異空間,現下變成兩派人馬爭奪的狀況。

 

「清理的東西,包括那些靈嗎?」雖然聲調沒有起伏,但布條隱約透露著不快。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這種方法只能讓他們安息一段時間,這些靈已經跟那個地方融合了,很快又會被吸引回去。」黃色狐狸稍稍用後腳搔了下巴,隨後,將坐姿坐正,繼續接話:「在歷史打滾這麼久,不是應該要習慣了嗎?」管狐偏頭看著比牠高的頭。

 

「習慣不代表得要麻木。」無法判斷年齡的人,厲聲說著。

 

「抱歉,是我失禮了。」魂之助稍稍欠個身,受了責備的眼睛閉了起來。

 

「……畢竟你不是人類,下次注意點就好。」審神者伸手撫摸狐狸頭上的白毛。

 

※※※※※

 

在魂之助離去之後,此城唯一的人類坐在房內,想著此次部隊長同田貫正國報告時,所提到的歌謠。

 

籠目籠目

 

      籠中的鳥兒

 

       什麼時候飛出來

 

這樣子的迴圈,還要幾次呢?

 

直到鬼換人為止吧?

 

被喚為審神者的人類,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

(完)

※※※※※

 

※〈竹籠眼〉的翻譯,引用自維基百科。

※大阪城在明治時期被劃為陸軍基地,東側廣大空地建立兵工廠,第二次世界大戰受美軍空襲。兵工廠於戰後二十年間,因為未爆彈問題遭封閉而荒廢,有許多窮人潛入為挖掘貴金屬與廢鐵運到黑市販賣,與警方展開水路追逐戰。以上資料皆見維基百科。

※大阪城設定參考了費城實驗。

※大阪城的降靈設定靈感主要來自四角遊戲,也有看過竹籠眼關於這方面的說法,後來以竹籠眼作為題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BD 的頭像
BBD

喀啦喀啦星星落下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