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狸石前提,不過兩人互動只有一點點。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在噗浪聊天偶然完成的文再加以補充XD

※※※※※

 

「喂,我說啊,作為一把要上戰場的刀,這樣子慵懶沒有問題嗎?」廣大的道場內,一名臉上帶著疤痕的黑髮男子,努力壓下惱怒、對著躺在地上、不肯動武的刀嚷道。

 

「說什麼話呢?沒幹勁就是我的賣點呦,這早就在自我介紹時說過了呀。」躺著的人用睡羅漢的姿勢回答

 

「嘖這倒是

 

同田貫正國啐了一口,傷腦筋地抓著頭髮。聽聞明石國行的速度在眾太刀之中即使不是第一,也是跑得數一數二地快,原本興致高昂自願當這名眼鏡男子今日的練習對象,但是

 

「沒想到是這麼沒幹勁的傢伙」同田貫挫敗地喃喃自語,回想眼前的對手打過招呼之後,只說一句「好麻煩喔,道場地板這麼大又很涼,比起動武躺在上面睡覺不是更好嗎?」就厚著臉皮躺下來、不動如山直到現在,打刀的心情被煩到只剩下喪氣而已

 

「國行依然老樣子呢,還自稱是保護者…」與明石同為來派的短刀,愛染國俊在一旁嘆著氣,好不容易盼到久違的人到來,沒想到對方依然不改習性…不,有肉身之後似乎更慵懶了,愛染有時會對弟兄的言行不一感到不滿。

 

「嘿嘿,這樣的話,同田貫來跟我對打吧?」一樣是來派的大太刀螢丸,突然拿著本體起身,小小的身體在原地蹦跳、表示躍躍欲試

 

「既然這樣,我也要!上次演習我可是增進不少喔!」隨著身邊人的動作,不喜歡落於人後的紅髮少年拿出參加祭典的心情對著黑髮打刀下戰書

 

「喂-喂-這樣不行呀,會讓保護者失格的喔。」聽到兩名少年的宣言,剛剛還躺在地上的納涼的人馬上站起,抽出刀回應剛剛遭冷落的戰帖:「抱歉,準備好了呦,請放馬過來。」

 

「也太隨性了吧」在喪氣之後,隨即而來的是頭痛。

 

抱怨歸抱怨,雖然方才步調被打得亂七八糟,不過同田貫很快就收回心神,回復意志高揚的狀態,在兩人就定位之後,咧嘴一笑,隨著一旁孩童呼喊開始的語音落下,立刻拔腿狂奔、往目標直衝過去。攻擊即是最好的防禦,這是實戰刀所信奉的教條,畢竟他自認自己不擅動腦,多餘的空白只會留給對方更多算計自己的時間,這樣不如先手打亂敵手的步調。果然,在對方沉著的眼中,見到一絲不甚明顯的驚訝。

 

眼看對手如野獸直奔而來,明石不慌不忙,估算對方攻擊範圍與力量,在閃光即將劃向自己之時,一個腳步向右移、避開同田貫的攻擊,並且對著對方左邊大開的空門、右手直揮下去,殊不知同田貫直覺認為明石會選擇不與自己硬碰硬,而已有防備,用左手握著的刀鞘隔擋、架開,然後順著揮開對手刀身的力道,一個踏步,將方才揮出去的刀逆著原本的方向砍擊回去。

 

「噯呀噯呀,輸了呀」看著抵在左肩上的刀,明石立刻放下方才的嚴肅,回復成一派輕鬆的模樣,懶散地抓著頭髮。

 

「喂喂喂-國行!你根本沒有認真嘛!」

 

「是呀,不可以呦。」

 

兩個孩子立刻在一旁抗議

 

「怎麼會呢?我可是很謹慎面對呦?會輸只是因為我的level太低,是吧,同田貫先生?」帶著眼鏡的男子對著同田貫眨眨眼。

 

「我也覺得你沒有盡全力。」打贏的男人有些不滿瞪視,方才的揮擊完全感受不到任何情緒

 

「嗚哇,饒了我吧,仔細想想嘛,我才剛有人身不久,還沒有掌握如何使用肉體呀,方才那一擊已經用盡我今天的力氣了」明石說著說著又想躺回去地板上,但很快地被衝過來的兩位孩子阻止。

 

「如果還沒適應人身的話,就好好來特訓吧,我和國俊會幫忙喔。」螢丸拉著來派太刀的右手微笑

 

「是呀是呀!這麼沒幹勁可不行喔!一直怠惰下去只會被我跟螢拋在後頭的!」愛染拍著眼鏡男的腰大笑

 

「想偷懶卻反而增加訓練了啊衣衫不整的付喪神無力地抓著頭髮

 

「加油。」同田貫完全不想給對方同情而面無表情地說道

 

「在那之前-」螢丸放下方才抓著的右手,抽出比自己身長許多的大刀,燦爛地笑著說:「同田貫可以跟我打了嗎?可不能讓來派因此被看輕呢。」

 

「還有我還有我!剛剛說好的喔!」愛染也拔出短刀,跳到打刀面前說道

 

「欸?」我先嗎?

 

「加油喔,同田貫先‧生。」剛剛看起來一副沒勁的男子,現在在一旁幸災樂禍地偷笑

 

……剛剛,難不成是在測試我下手會多重嗎?這個、混帳傢伙!

 

同田貫還來不及抗議,立刻被兩道旋風包圍。一陣激烈碰撞的聲響與喊叫結束之後,有一段時間都沒聽到某個人的聲音,直到入夜,一處房間才再次響起。

 

「嗚哇嗚哇哇!好痛好痛!輕一點!」

 

「同田貫,今天不是沒有出陣或農活雜事嗎,怎麼會弄得全身痠痛呢?」石切丸幫忙揉搓躺在床上之人的後背

 

「不要問了」在痠痛侵襲之下,同田貫突然好像理解,為什麼那個戴眼鏡的男人經常一副慵懶的模樣,陪那兩個小鬼活動根本是要攔住兩輛火車!

 

不甘心的打刀在疼痛與痠痛雙重摧殘之下,於心裡發誓,下次絕對要那個戴眼鏡的太刀認真和他對決。同一時刻,某個房間外頭,有兩名少年在庭院聽著夜蟲的竊笑,細聲交談。

 

「如果同田貫知道國行是左撇子,大概會更生氣吧?」紅髮的短刀看著庭院螢火發問

 

「欸嘿嘿,那在被發現以前,先保密吧。」銀髮的大太刀笑得高興地回答

※※※※※

(完)

※※※※※

※剛開始寫文時想著要一篇文配一張圖,不過累積了好幾篇都沒有圖(爆。

※部落格把圖縮好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BD 的頭像
BBD

喀啦喀啦星星落下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