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田貫正國X石切丸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2017情人節賀文

※自家審神者出沒注意,R15注意,私設定有。

※對時裝穿搭無能OTZ

※※※※※

 

  雖然近幾日的天氣冷得讓大多數的人類紛紛換上厚重的衣物,努力減少肉體與冷氣的接觸,企求增加阻隔寒風的厚度,但大多刀劍付喪神們依然不改其穿著習慣,袒胸的袒胸、露腿的露腿,有的刀還乾脆將上身衣物脫去,表示這是鍛鍊。若眼前屋內的場景是一張照片的話,大概沒有多少人能從中得知「這天天氣非常寒冷」這項訊息。雖然如此,還是有些刀的打扮因為天氣產生了變化,有個向來習慣居所穿著綠衣和服的男性,今日很難得在和服內又穿了一件套頭毛衣,較晚起床的黑髮男子見著室友新的穿搭之時,以為那男子因為天氣過冷而向他的藍髮太刀兄弟借了衛生衣來穿。

 

  「這是買的。」

 

  不知何時起床、已做好整裝打扮得石切丸像平常一樣笑著回答,隨後只拋下一句「今日的早膳是我負責,先失陪了。」未等室友反應就離開房間,一副不願多談的模樣。

 

 「就不追問了吧。」

 

  看著關上的紙門,同田貫正國決定忽略那男人想給人驚喜時,會不自然彎起的嘴角、還有抓一下衣物又馬上放開的右手,接著起身盥洗、換上衣服、前去食堂吃早飯,耳邊不時傳來幾個短刀小鬼討論今天似乎是個可以要到甜點的日子,以及到底要不要裝扮的爭論。隨後將空的餐盤收拾乾淨,讓胃稍作休息後,前去道場鍛鍊,中途被闖入道場的一期一振詢問,有沒有看見方才在食堂談論今天日子的短刀們。平靜底下藏著焦急的太刀聽到那些小傢伙已出門,即道了聲謝,快速卻不失儀態地離去。作為對練對手的小烏丸對粟田口太刀的修養跟責任心發出了嘉許後,居然拋下對打開始訓勉起黑髮打刀希望能以之為目標。但那些嘮叨被同田貫擋在耳外,並打算用下一刻的揮擊結束話題。

 

※※※※※

 

  「呦,同田貫,現在有空嗎?」

 

  事情帶回數天前,做完馬廄工作的同田貫準備回到房間,有個聲音在身後響起,認出聲音主人的實戰刀抱著期待看向呼喊他的人類,但得到「六天後晚上你跟石切丸到現世外宿吧,已經跟上頭報備過,本體我會親自幫你們保管,別引起騷動喔。」這個既混和失望與期待、又摸不著頭緒的交待。

 

  「哈啊?為什麼?」雖然沒有出戰的任務很讓人失望,但本來就打算詢問能不能在那天到現世去,只是不知道為何得外宿。

 

  「嗯──就當作遠征吧,這邊有些東西希望你們能買回來。」刀的主人猶豫了一下,最後放棄抱怨「還不是去年你們兩個太吵害一堆人大半夜跑來煩我睡覺問說有沒有多的空房間」,將手中的購物清單以及前往現世所需的證件、跟購物用的卡交到同田貫手中。

 

  同田貫接過清單,快速掃視內容,東西其實很少,看來只是想支開自己跟石切丸離開本丸的理由,正當這麼想,有個這陣子眼熟到不能再眼熟的字眼印入眼中,忍不住開口詢問:「……巧克力?這東西不是隨便買都有嗎?」

 

  自上周起,不管在哪都看得到商家在便宜販售這個物品,連向來會搭熱潮買賣替本丸增加收入的博多藤四郎只能懊惱吶喊:「競爭者太多了!我所擁有的資源無法在這場競賽脫穎而出!」後來這小鬼打起精神做了新的規畫,靠著粟田口人力優勢製作出「賦予勇氣的手環!」拿到鎮上賣,並拉了一些同伴幫忙銷售。幾日下來,相較神采飛揚小跳步回家的金髮短刀,幫忙的同類一個接一個累癱在玄關阻擋出入而不得不讓審神者命令他們休息一兩天。目睹這種情況,同田貫對沒被請託幫忙這件事鬆了一口氣,碰到這種事他情願被馬偷襲啃頭髮。

 

  「到處都有並非品質都一樣啊,這家店巧克力很高級,只有節日才有特價,平常賣很貴的喔,我拜託你買的那盒原價比六份幕之內便當還貴喔!」眼前人類藉著揮舞抬高的雙手好增加氣勢,臉雖被白色的布條擋住,但似乎能瞧見不服氣的表情浮現在上頭。

 

  「哈…我知道了……」黑髮付喪神暗付自己果然只能跟喜愛搏鬥的人類產生共鳴。

 

  「對了,同田貫,你有打算送巧克力嗎?」不知外貌性別與年齡的人類,收起剛剛努力伸展雙手抗議的模樣,兩手交叉問道。

 

  「幹嘛送?石切丸那傢伙又不特別愛吃,送這個不如送別的。」

 

  「喔,這樣啊。」不怎麼意外的答案呢。審神者回想早些時刻問石切丸這個問題之時,褐髮大太刀也說了一樣的話語,並補上「這不過是商人為了買賣所作的噱頭罷了。」雖然如此,在廣告大力宣傳之下還是很想嚐一口,審神者對被商人操弄在掌上跳舞的自己嘆了一口氣,接著問:「那麼,你有別的規劃嗎?」

 

  「…………去看魚。」回答之前就先撇開了視線,同田貫決定不回應主人狡猾的笑聲。

 

※※※※※

 

  「第一次在這種地方過夜,覺得很新鮮呢。」

 

  為了不在現世引起多餘的關注,V領上衣與西裝長褲取代了大太刀平日的和服,但裡面還穿著同田貫今早看見的套頭毛衣。石切丸清點完帶回旅館的物品,開始在房內漫步張望擺設,當發現房內沒有窗戶時,微微皺起眉頭,似乎對不能看夜景感到些許不滿,但不滿很快被好奇心吞噬,不時拿起房內物品審視。現在高大的男人整個人晃到浴室裡關上門不知道在做什麼,就這樣與同伴交談,梳洗的水聲遲遲沒有傳來。

 

  「我也是第一次睡西式房間,這種軟綿綿的床躺上去真不舒服…哼,還是榻榻米好。」

 

  現在臉上的疤被化妝品蓋掉、穿著圓領上衣與牛仔褲的同田貫正國隨意坐在柔軟的大床上,一手托著臉打哈欠,回想出門前被興致勃勃的加州清光和亂藤四郎架去化妝,好讓光憑瞪視就能嚇跑野獸的打刀融入人群。加州自顧自將遮痕用的化妝品塞入行李中,說著「要答謝的話,記得幫忙買跟這個粉底同牌的指甲油回來喔,我跟小亂各三瓶」這種聽起來厚顏無恥的話。而下午的購物行程:尋找、人擠人、排隊,不但比想像中無聊而且比種田更人感到疲憊,要不是之後在水族館看到石切丸發著讚嘆的神情盯視水下美景,實戰刀寧願回去跟未熟的青椒對瞪。

 

  咿呀——

 

  「同田貫想睡了嗎?」

 

  「沒-有-而且還沒洗澡,你──」聽到浴室門打開的聲響,任何言語尚未來得及從口中脫出,轉頭所見的景象讓腦袋傳來被從後重拍的錯覺。

 

  「唔,果然不適合我嗎?」見著鼻梁被敵人劃出見骨刻痕也不改其色的男人張嘴驚嚇的模樣,僅穿一條無袖套頭毛衣讓人腦袋當機的元凶,不在意未著褲的下身一覽無遺,低頭拉了拉寬鬆的衣料,懊惱自己盤算錯誤。

 

  「呃、這、這毛衣,保暖嗎?」明明身體在發熱,嘴卻像凍僵了一般,難以擠出流暢的話語,同田貫好不容易拉回心神,兩手撐在盤起來的雙腿上,強裝鎮定卻沒發覺自己上身不自覺往前彎。

 

  「不怎麼保暖吶,因為背部是簍空的,風很容易灌進去,你看──」

 

  沒有接收到同田貫的異狀,石切丸邊笑著答話邊轉過身,露出從背部一路敞開到股溝的部分,手還刻意抓著毛衣往前拉讓人觀看這開口可以張到多大,本來被衣物蓋住的屁股隨著動作像夏季乾涸的河床裸露出來。

 

  「呵呵,雖然獅子王大人跟歌仙大人也都有這種款式的內衣,但自己穿覺得有點難為情吶,還被今劍取笑是金太郎。在外面脫下外套的時候都在擔心會不會被別人發現……同田貫?」

 

  聽到接在一道深呼吸後的呻吟,石切丸帶著疑惑再轉身回去看和自己共處一室的人,只見對方已經將頭低到看不到臉部,一手摀者臉發著顫抖,另一個抓者膝蓋的手則冒著青筋。大太刀對自己給同田貫這麼大的衝擊感到訝異,但訝異很快被欣喜與作弄的心態壓下。石切丸趁黑髮付喪神尚未回神的時刻,爬上柔軟的大床,按住打刀的肩膀將之壓倒在床上,接著牽引同田貫的雙手摸上自己的背,低下身輕聲在戀人耳邊細語:「這裡很冷呢,可以幫我弄暖嗎?」

 

  「…………我還沒有洗澡,」單方面感受親吻、茫然摸著他人的背脊好一陣子,好不容易從凍僵的腦袋融出了幾個字。爾後,解凍的部分逐步擴散,同田貫的手移到上方人的腋下,將人托起以和自己對視,粉底退去而露出疤痕的臉扯出像彎月的笑容:「要一起洗嗎?比較容易暖和。」

 

  「…呵呵,好啊,在本丸不能這樣洗呢。」

 

  又是個沒有預料到的答案,被情欲的顏色染上臉的石切丸,瞇起眼笑著將嘴貼在讓他動念的人唇上,口舌糾纏一會之後,一句悄悄話竄入兩嘴間的縫隙:

 

  「情人節快樂。」

 

※※※※※

(完)

※※※※※

※雖然寫完的時候情人節已經過了(爆

※部分劇情是骰BZ的產物。

※鎮上私設是現世與彼世的交會點,居民與過客有人類也有非人。每個交會點有各自的立場傾向,但是一受威脅就會聯合抵禦,是個外人不可在此起武裝衝突的中立地帶。這邊的鎮是偏向和人類友好並願意與時政府往來的立場,審神者與刀男們買東西可以優惠,有難也可前去求援。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BBD

喀啦喀啦星星落下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