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田貫正國X石切丸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有為了創作而與事實不符的部分。

可能會有讓人不快的描寫(血腥描寫、殺害動物橋段等)、私設定有(大概會有BUG)、路人角色有、自家審神者出沒而且話很多注意。

※相關知識有限,參入大量想像跟胡說八道,劇情設定也是邊寫邊補應該會讓人吐槽滿滿

※※※※※

  「人好好的怎麼會不見!那麼大隻的一個傢伙到底是摔到哪個坑裡了?」

  有道不小的牢騷在飄蕩迷霧的山裡回響,那是有些粗野的年輕男聲,再繼續往下聽,還能聽見幾道不同情緒與粗細的聲音,若是撥開冷濕的濃霧仔細一瞧,雖有人穿著女裝,但能發現在場的五個人的無一例外皆為男性,其中兩名似乎受了傷,躺在地上閉眼休憩。這群人究竟是為了什麼樣的事情,聚集在罕無人煙的山谷裡呢?

  「發脾氣可對搜索沒有幫助喔,消消氣,消消氣。」

  與上一個不同,這次響起的聲音就像慵懶曬太陽午睡的獅子,說話者是個穿著白西裝、有頭淡米色頭髮,其氣質讓人聯想到貴族的男子,瞇起來的笑臉彷彿睡著的貓一樣可愛。這個男人回應的,是一名從髮到腳不是黑就是深灰的男性,那個全黑的青年明明批著圍巾,卻又讓胸口裸露出來,讓人搞不懂到底是怕冷還是怕熱。好好觀察這兩個交談的男人,會發現呈現對比的不只是語氣與外表的色彩。

  「哈,髭切大人以擅偵查聞名,什麼時候才能拜見您抓拿妖鬼的本事?」

  與經過禮節修飾過的言詞不同,黑髮男的表情帶著無意掩飾的挑釁,咧起來的笑容就跟臉上的疤痕一樣明顯。

  「呵呵,說擅偵查還真不敢當……不過,若是讓同田貫大人見識斬斷鬼手的技藝,在下倒是很樂意。」

  禮尚往來,方才瞇起來的笑眼現在微微打開,讓兩顆金色的太陽探頭,微笑的嘴底下隱約可見兩顆尖牙,藏在外衣底下的左手不知何時按上了刀鞘。獅子現在即使收起了爪牙但依然是獅子,就算捻鬚的是小老鼠也會全力以赴。猛獅正準備張口咬人,即使如此,挑釁的男人並未因聚集在背部的寒意退縮,而是踴躍往前一步,目光比先前益加閃耀。

  被稱為同田貫的男子正準備拔刀應付即將到來的刀光之時,有個帶嬌的語調如猛烈波濤搶先襲來:

  「啊──夠了夠了,你們兩個要鬧到什麼時候?這次部隊長是人家,給些面子吧?」

  這次輪到穿著一襲華麗女性裝扮的高大男子。這名女裝男本來坐在地上,邊照顧傷患邊灌酒看好戲,不過因為出演的戲太差所以乾脆拆台:

  「同田貫你的挑釁也太不高明了,想打架也看場合,這邊可還有兩個傷者要顧喔──啊!我知道了,是擔心戀人對吧?嗯嗯,我懂我懂,雖然不是情人是親人,但要是大哥失蹤人家也會這樣!」

  「呸呸呸呸!次郎太刀你在胡說八道什麼!」

  「喔喔?原來是這樣啊?同田貫大人真是抱歉,我沒察覺到您的心情,我的偵查本事果然不夠好呢。」

  「就說不是這樣!還有偵查不要用在這種地方!」

  「唉呦~~同田貫害羞了~~耳朵紅紅~~」

  「哈哈哈,年輕真好。」

  風景轉換只是剎那的事,髭切收起爪牙變回巨貓,跟著醉酒的花魁一搭一唱起鬨,同田貫的臉因腦怒而越漲越深色。就在距離炸彈爆炸的前一秒,又有一道憤恨的怒吼插進三人對談:

  「可惡不要笑!老子可是會贏過天下五劍的男人!」

  三個人的目光紛紛轉向躺在地上的紅髮男子,原來只是夢話。次郎低頭瞧了瞧,覺得做夢男子的表情太有趣,忍不住伸手出食指按壓臉頰,看會不會被自己弄醒。幾番按壓毫無作用,連帶把髭切一同吸引過來坐下逗弄。

  「噯呀噯呀,居然連睡這麼沉都對天下五劍戀戀不忘,鶯丸老爺子要顧著這樣的傢伙還真辛苦……雖然他好像也挺樂在其中。」

  「太過執著可是會變成鬼呢……聽說按摩眉頭可以消解壓力?還是這裡?啊,算了,別在意這麼多。」

  兩隻瞪大眼的大貓被紅色毛線球吸引注意力,用本人覺得輕微但旁人可完全不這麼想的力道戳著被害者的臉。有些同情看著眼前被兩隻大手戳弄而更加扭曲的臉孔,同田貫正國回想稍早,他們幾個雖都受了傷,但真正傷勢堪憂的,只有老是用一條破布蓋頭蓋臉的山姥切國廣。現下聽其呼吸聲已恢復平穩,出發前藥研藤四郎所給的傷藥應起了效果,外加這次出任務的人身上都帶著能保護付喪神一次危難的護身符,營地還架設了術法保護,綜合以上來看,大致不用擔心。

  那個叫大包平的同伴本來只有小腿受到幾道皮開肉綻的撕裂傷,對肉身比普通人類還強的他們來說,算不上嚴重,只要止血並稍作休息即可回復少許。但大包平因為不肯好好躺著休息,口裡嚷著這種小傷不礙事’硬要站著休息,最後,被次郎用「酒可以穩定心神」作為理由,遭到其他同伴私下戲稱的「抓住臉頰五孔灌酒之刑」,而一路睡到現在還未醒。大概是看到大包平的慘狀,同樣不喜療傷的山姥切相當罕見地乖乖讓人上藥包紮。

  想到這邊,過去在宴會遭到灌醉的回憶隨著酒氣湧上心頭,讓同田貫的胃部與喉頭感到一陣噁心,慶幸受到需要休息的傷的不是自己。再觀察一下昏睡的兩人和濃霧的狀態,想快點擺脫不愉快的感覺,同田貫拋了一句「我去找那傢伙」,打算就這樣離開。

※※※※※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BD 的頭像
BBD

喀啦喀啦星星落下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