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

  「怎麼一臉悶悶不樂的呢?這麼害怕我的吻嗎?」

  一位面無表情、無精打采,旁人看了可能誤以為心情不愉快的女人突然冒出這句話。只看臉的話,大多數的男人會一致認為是位美女,然而,再看女人的皮膚、頭髮、手腳,他們可能又會轉口說是怪物,接下來的行為不是害怕逃離就是為民除害。

  那女孩看起來神色不佳,是因為她根本毫無血色,那樣子的膚色基本上只有進墳墓的人才會有,更讓人害怕的是,皮膚上頭還長出魚鱗。雖然魚鱗沒有遍佈全身,但已足夠使愚昧無知的孩童察覺對方不是人類,也使得她即使有副姣好的身材,村夫農婦依然會像驚嚇的麻雀紛紛走避、不敢直視,何況她渾身散發的汙泥臭味。

  女人長長的頭髮像是某種生物的尾巴,上頭披掛美麗的淡藍,有時陽光照射可見些許綠色,要形容的話,就像小河不甘願受制於地上而起身流竄到這女孩的頭上。或許如此,無人見過頭髮觸地的模樣,取而代之的景像是有生命般的漂浮於空中,偶爾還幫忙遮住女孩一絲不掛的裸身。

  手腳倒是與一般人無異,但如果有膽大的紳士願意親吻她的手,可在指縫間瞧見像青蛙或鴨子的蹼。

  這名女性,事實上就是出現在民間故事、或著人們口中傳誦的水精靈「溫蒂妮」,有的傳說描述被她親吻的人,會陷入永眠不醒──其實只是把死亡說得好聽一些,人類不知為何總避談這些字眼。而這名溫蒂妮現在正一手捧著一個頭骨……更正確來說是她愛人的臉頰,另一隻手則伸出修長如蘆筍的食指,帶著些許挑逗意味,緩緩一筆一劃劃過頭骨上整齊方正的齒列,彷彿面前的牙齒是被她尖銳的指甲刻出來的。

  溫蒂妮的語調同樣平板毫無生氣,只有看著她長大、關係親密的同族才能查覺其中隱含的笑意。那份笑意的成分含有壞心以及開心,說得清楚點,陰沉的水精靈在作弄喜歡的人而已。

  不過呢,溫蒂妮的戀人,也就是亡靈騎士,不但不是上述所說的同族,他們也才剛認識並交往不久,而正直質樸的騎士亦沒有敏感聰慧的腦袋(是天生父母給予以及後天教育所致,並不是因為已經沒了那個器官),理所當然沒有察覺。

  「不、不,溫蒂妮小姐,失禮了!」

  他有些著急卻又不願失去禮節的拉開兩人距離,環繞在光亮鎧甲上的黃綠色火焰因為情緒,彷彿野兔跳動亂竄。水精靈皺著眉頭,忍住笑出聲音的衝動,靜聽只剩骨頭的男人言語。

  只剩半具身體的亡靈騎士挪動細心保養的口腔,替自己的表情申訴,並把一手放在胸膛表示自己誠心發言。骨骼動作之間參雜轉動木製齒輪的聲音。

  「我的表情看起來悲傷是頭骨的線條造成的錯覺,畢竟我現在沒了可以控制表情的臉部肌肉。其實即將與您親吻讓我非常開心,即便沒了心臟也能聽到心音加速,要形容的話,此刻我的心情,就跟辛苦度過冬天、發現許多美味嫩芽的鹿一樣!」騎士如同變戲法的魔術師,攤開兩手,部分地獄火焰往臉部聚集,「如果我的面無表情讓您不安的話,我可以用火焰表達情緒,像是這樣。」

  一說完,亡靈騎士的眉頭出現了兩條可構成「V」字形的線條。他神氣的等著,像是撿回獵物的獵犬,等待愛人的稱讚,不過,笑聲澆熄了他的期望與火焰眉毛。

  「呵呵呵,看起來很滑稽。」

  溫蒂妮被逗笑了,表情以人類的標準來說,是相當陰沉的笑容,但與之相反的,聲音是歡快的黃鶯。

  騎士對評語有些懊惱,卻又因為溫蒂妮小姐的笑聲與笑臉飄飄然。為了改善評價,他回憶過往還是人類的時候,同袍與長輩是怎麼勾搭女性,於是,等笑聲稍停,亡靈騎士馬上用力激起全身火焰。熊熊燃燒的火舌從七竅竄出,讓人以為有條小噴火龍盤居在空洞的頭骨中,附著在身軀上的大小火焰同樣隨著呼引茂盛跳動。他驕傲的問:

  「那麼,這樣如何?此時我因您可愛迷人的胸脯而慾火焚燒──」

  啪!

  「我不喜歡這樣的玩笑。」

  「對不起……

  這下子,不滿爬上了無血色又帶點憂愁的面容,埋怨的女性嗓音可使人吐出白霧。騎士的傲氣再次被冰冷的語氣澆熄,雖然臉頰不會痛但心痛得想哭,至今幾乎只在男人堆打滾的他,此刻心中沉重地發誓,絕對要向別的女性請教如何與她們應對。沒有表情的骨頭跟挨罵的小狗一樣垂下頭,但很快感覺又有手摸上沒有肉的臉頰,騎士屏息抬頭與愛人四目相望,看到溫蒂妮又把臉龐湊近。

  「滑稽一點也沒關係,我很喜歡。」

  「是、是這樣嗎?」

  作出吞口水的動作,已死的騎士心喜若狂,立正站好,臉部仔細感受對面傳來的氣息。

  「其實啊,在害怕的是我才對。我害怕一激動,身上的水會發狂澆熄你的火焰。不知道你有沒有發現,我敢摸的地方只有骨頭與鎧甲的部分。」

  移動陰鬱的視線,溫蒂妮又伸出另一隻手的食指,靠近肩甲上的火焰,卻並未觸及,只是描繪著外緣。

  「這倒不用擔心,這是連聖水都無法澆熄的地獄之火,它與我的靈魂融合,一般來說只有當初賜我新生的人才能熄滅。」

  因為嫉妒,而慘遭同伴殺害的青年騎士,用他當初擄獲公主芳心的語調,讓曾被伴侶背叛的水精靈寬心。即使沒了臉部肌肉,也能知道骷髏在笑。

  「萬一,真的被您的水澆熄,只要我還愛著您,就能死灰復燃。」亡靈騎士大著膽子,用僵硬的雙手環住戀人的腰,額頭貼上額頭,「所以,請盡情傳達您的愛意吧,我會像以往面臨敵方大軍箭林石雨的時候,毫不畏懼的迎擊。我比較擔心您被我的火焰燒著。」

  溫蒂妮又笑了,這次的笑聲就像在原野飛奔的馬一樣豪爽快活。笑聲甫停,沒等騎士回神,她立刻一嘴吻上僅剩骨骼的嘴,浮在半空的頭髮,宛若巨大海怪的觸手緊緊抓住眼前的船隻。

  真不愧是能帶來永眠的親吻,那熱情就連地獄之火都感到灼熱,讓亡靈騎士享受親吻的同時,頭一次煩惱復活後只剩骨頭這件事。

※※※※※

(完)

※※※※※

設定

1.溫蒂妮本來同樣是人類,但剛出生的時候,因為遺傳導致皮膚出現像魚鱗的硬皮以及手腳長蹼,被擔心會遭指控惡魔崇拜而危及家人的父親偷偷帶去水邊溺斃,之後受到住在水裡的水精靈們憐憫(搞不好那裡有些水精靈有同樣的經歷),轉生成溫蒂妮。其後的經歷採自傳說,和人類結婚後,因丈夫外遇而對其施加一覺不起的詛咒。原本就不太嶄露情緒,失戀後變得更陰沉,並移居到沼澤(身上的臭味由此而來)。

2.亡靈騎士生前被公主愛慕,本人卻沒有發覺。後來在一次作戰途中,被幾名同伴刺殺推下山崖,並被追加推落的大石砸中導致四肢斷裂、骨盆全碎。死去的騎士被某位路過的地獄領主(暫定)復活,但是雙腳已經不知道被野狗咬到哪裡了,本人對此表示以後不用煩惱身高問題所以沒急著把腳追回。基於以前國王的恩情,沒有將報仇放第一順位,不過偶遇仇人的話還是會動手殺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BD 的頭像
BBD

喀啦喀啦星星落下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