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802個依賴禮耗了將近300個(持續增加中)還鍛不到靜形的怨念產物。

※標題只是想捏他〈打不倒的空氣人〉這首歌。鍛不到

※歌仙極化要等到幾月……

※自家審神者出沒、變態發言注意。

※※※※※

  「嗯……」

  近侍刀歌仙兼定堆著茶盤進入房間,瞧見他現今的持有者──也就是被稱為審神者的人類,周遭環繞書堆,交叉雙臂,雙眼盯著電腦螢幕發出呻吟。如果知曉最近本丸內的大事,那大致上能猜到審神者在煩惱何事。紫色捲髮的打刀在心裡嘆了一口氣,接著一句「失禮了」提醒他的到來,等人類轉身面對,再進入房內坐下,奉上茶點。身為近侍的優待,歌仙也一同享用細緻的小點心與茶水。

  「吶,歌仙。」

  「有何要事呢,主人?」

  「為什麼靜形薙刀不接受我的召喚呢?雖然依賴禮還足夠,但無論耗了多少御禮還是資材,就是無法叫出。等到注意到的時候,御禮跟砥石都已經不是能再隨意揮霍的量了呢。」

  待精緻的茶菓消失在盤中,從方才即不發一言的審神者終於開口,而發言也正如歌仙兼定所想,是關於新的付喪神召喚問題。同樣的問題換個名字已不知重複幾次,而在此陪伴這個人類最久的刀也經常聽到其荒誕無稽的發言,讓他得不斷回想造訪過的山清水秀以安撫頭痛。唯一慶幸的是,審神者發問的時候終於不會再毫無形像的如爛泥般躺在地上,唉,孺子尚可教也。

  「主人之前不是才抱怨『薙刀很難練』而已嗎?」

  歌仙喝了一口茶,淡淡指出矛盾,果然戳得他的主子有些窘迫,視線開始飄移,聲音也變得有些懦弱。

  「難練歸難練,但有新的戰力到來,當然是高舉雙手歡迎啦。況且巴形的練度也快滿了,早點召喚到靜形交接地下城任務也好。」

  「但是巴形大人似乎短時間內還不願功成身退吶。」

  應該說,他們這些刀都是一樣的。雖然未曾說出口,但練度達到上限已久、無法再提升能力的歌仙兼定,多少羨慕能在戰場奔馳的同伴。儘管廝殺與風雅相違背,在本丸待命也並非無事可做,甚至可自由行喜好之事,然而,「幫助現今的主人擊退溯行軍以守護歷史」,終究是他們這些刀劍付喪神回應召喚的最大目的。杯內模糊不清的倒影扭曲著嘴,似乎在控訴什麼。吞了一口茶湯,喉嚨與口舌被浸染得有些苦澀。

  審神者彷彿未查覺到談話對象的鬱悶,一派悠閒地說:

  「等到他獲得修行資格、提升能力後,到時退休的日子可久得遠哩,看看那些修行回來的刀忙成什麼樣,至今還沒有可以悠閒度日的。歌仙你也是,雖然不知道還要等多久,但下個要出遠門的就是你了,洗好脖子等著吧。」

  喀啦,庭院竹筒敲擊聲,似乎敲掉內心多餘之物。優雅的近侍刀聽著水池傳來的聲響,眼神飄到了幾本夾在書堆中,熟悉的古典詩集,接著低下頭,再次品茗。感覺入口的茶水變得清爽甘甜,因此忍不住啜飲好幾口,並暗自嘲笑自己的不成熟差點毀了這杯茶。

  「……哈哈,既然如此,那我應該改去擔心,無法長時間在主人身旁隨侍後,主人的內心會不會如朽木般腐敗吧。」

  「這樣說就太過份啦──」

  一陣笑鬧過後,話題終於又轉回原先的疑問。回復平常的近侍放下手中茶杯,陪著主人解決煩惱。歌仙一手捏著下巴,說出自己的想法:

  「好吧,回頭說說靜形大人的問題。無論鍛刀還是撿刀,主人不是認為『隨召喚現形』即是『承認有資格為主』嗎?既然如此,那應該更認真面對工作,更努力維持房間整潔,還有提升自身內涵,如此一來,靜形大人可能就會認可您而現形了吧?」

  「這些不是歌仙的私心嗎?平常老是拿來念我……」

  面對審神者像心智未熟的小孩嘟嚷,愛好風雅事物的刀坐得更加端正,換上冷漠的面孔,搬出冰冷的字句,毫不留情狠戳主子不像話的地方。

  「我認為這些私心可是對您相當正面的建議喔?況且,叫巴形大人來鍛刀,叫短刀、脇差們來鍛刀,鍛刀時刻把槍都叫出去遠征,還有擺些奇怪的姿勢或進行莫名其妙的祈禱……不都沒用嗎?與其花時間做些亂七八糟的事,不如讓自己成為更可靠的人吧。」

  想到那些莫名其妙的事就頭痛,歌仙說到一半即伸手揉搓皺起來的眉頭,以防臉變得更凶惡。而人類則是被自己的刀戳得潰不成形,心虛地雙手遮臉,發出可憐的嗚噎聲抗議。

  「嗚、嗚嗚,我知道啦!先不說工作態度或內涵,其實基於我個人的迷信,這種特殊的鍛刀時間我都會好好維持房間整潔的!」

  「短時間的裝模作樣會有用嗎……?」

  「這個嘛,成功召喚過幾次,像數珠丸恆次、騷速劍(ソハヤノツルキ)、巴形薙刀、小龍景光……嘿,別用看詐欺犯的眼神對著我,好唄?」

  「是,是。那換個角度想,可能主人說了什麼讓靜形大人不高興的話,使他不願回應吧,像是抱怨薙刀很難練這件事。」

  捲髮男子不顧形象與禮節,在主子面前大大嘆一口氣,但基於內心的使命感,還是繼續陪著主人起舞,提出更多可能性。然而,歌仙兼定怎樣也沒料到,他事後相當後悔這個舉動。

  「的確有這可能。除了很難練這件事之外,還講了很多東西呢。雖然只是玩笑說說,但也大概被我嚇得不敢來了吧?」

  「您還說了什麼?」

  審神者抱著雙臂,開始有精神的頻頻點頭。這個似曾相識的景色讓歌仙產生不好的預感,果然,下一句沒吐出象牙。

  「我只是看到靜形的衣服的時候,說了『穿得這麼色,到底想勾引誰啊,真是讓我興奮難耐。真想用手指盡情撫摸那平滑的下腹部,再留下幾點爪痕。』」

  「……欸?」

  「還有什麼?喔,對了,還有『用手指去勾那些吊帶,再大力彈回去,聽到吃痛的聲音感覺很棒』、『被三把薙刀的巨乳夾在中間的滋味不知怎樣』之類的……怪不得自謙信景光、小豆長光開始,都連著不回應我的呼喚了呀,召喚他們之前也說了些有的沒的。不過,有的刀我沒出言騷擾過,一開始也召喚不到……」

  雖然主人還在說話,但歌仙兼定的心神已經隨著本來停在窗外的鳥兒一同飛走,穿越群山,遍覽百川,探尋告假後可以前去回復疲憊心靈的景勝。待審神者終於興奮講完話,這座本丸的第一把刀,才面無表情,用機器人般的語調說:

  「怪不得不管怎麼鍛,都鍛不到靜形薙刀呢。」

※※※※※

(完)

※※※※※

※發文的時候,依賴禮只剩506個(淚

※寫完文章後去骰了BZ,居然得到肯定的回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BD 的頭像
BBD

喀啦喀啦星星落下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