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田貫正國X石切丸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同田貫極化賀文

※※※※※

「我回來啦!」

子時過後的晚時分,本應是毫無人聲的時刻,卻在某個房間的門口,響起通常屬於白天、甚至有些亢奮的男聲。聽到這個聲音的石切丸,放下裝飾在手上的書本,深吸一口氣穩定心跳,隨著走進的腳步聲,將坐的身體轉向來者,像往常一樣笑著迎接歸客。然而,不知為何,大太刀的聲音出現了遲疑。

「同田貫,你回來……啦。」

「幹嘛摸我的胸?羨慕嗎?」

修行回來的黑髮打刀,兩眼充滿疑惑,盯著撫摸自己胸口的不安份大掌,隨口問道。而被問的人,連忙否認對方的猜測。

「不、我只是嚇了一跳,情不自禁伸手出去……同田貫變壯了很多呢。」

漆黑的外衣底下,本就壯碩胸膛,變得更為厚實,並多添了些傷痕。石切丸一時之間誤以為是哪隻狐狸使出幻術作弄擔心戀人的自己,而下意識伸出雙手反覆確認。

「哈哈,這是修行的成果,這下子力氣可不輸你了。」

同田貫倒也不以為意,右手覆上摸著自己胸膛的一隻手,咧出牙齒笑著說道,笑臉之中還帶些挑釁。

「喔?是嗎?」

面對戀人的挑釁,石切丸瞇起了雙眼,將臉貼進對方的臉龐,嘴角微微上鉤,輕聲挑釁回去,霎時,房間充滿不安定的氣流。

「不信?要來比比看嗎?」

「好啊。」

兩人都發出了笑聲,宣示開戰時刻的到來。

※※※※※

「……嘿,你們在做什麼?」

當任務結束之時,聽到同田貫正國修行回來的消息之後,笑面青江本想前來戲弄下兩人,然後再像惡作劇成功的烏鴉一樣長揚而去。然而走到門戶大開的房間,卻看到「雖然很好理解,但讓他有些費解」的場面,因此發出了疑問。

「喔呀,青江,出任務辛苦了,可有大礙?」

「是你啊,青江,在比腕力。幹嘛,你那什麼表情?」

相較神刀親切帶笑的問候,臉上帶著疤的打刀因為興致被打斷,而露出些許不滿的表情,但他還是乖乖回答脇差的疑問。只是同田貫無法理解,明明是這麼一目了然的事,那個像烏鴉般精明的青髮男人聽了答案後,雖然帶著笑,卻一副無法釋懷的表情,眉毛跟嘴巴在那邊苦惱的扭呀扭。

「如果是回答『深夜的兩人摔角』,我會比較開心喔。」

回復平常心,青江右手指捲著垂於胸前的長髮,用他愛用的曖昧風格回答,意圖勾起某些多餘的聯想,幫忙喚醒這對戀人的情趣,他只要兩份滿臉通紅的驚慌失措作為謝禮就好。不過,在這不知神經於何處的兩人面前,只是徒然浪費心思。

「摔角嗎?原來青江你喜歡看摔角啊?不過這麼晚了,會吵到人吶。」

石切丸似乎很高興又知道一項友人的喜好,神情看起來就像發現了小判的博多藤四郎,一手捏著下巴頻頻的點頭,內心應是在盤算下次送禮時,來準備個夜場摔角的門票。至於同田貫,聽到青江的回答後,眼睛閃閃發亮地從地上跳起,笑容滿面,蓄勢待發,摩拳擦掌,手指發出劈哩啪啦的聲響說道:

「喔!摔角!這麼說青江你的力量也強化不少嘛,要來跟我比嗎?去道場就不會吵到人了吧!」

『啊啊——沒救啦——』

因斬殺幽靈而得名的男人,即使修行過後有一番成長,讓他更能應付更為險惡與萬變的戰場,但對於遲鈍到不行的同伴,依然是一籌莫展,青江對此在內心大嘆自己的無能為力。於是他擺擺手,笑著推辭了同田貫的邀請:

「不了,同田貫君還是把氣力留給神刀大人吧,他蓄力了四天,可很難吃的消喔。」

接著,揚起腳步,在同田貫與石切丸發出錯愕的「喂」之前,就像鬼魅一樣,「咻」一聲消失在現場。 而被留下的兩人,這時候才意識到什麼東西,突然忘了該如何與對方四目交接。

烏鴉的惡作劇,還是得逞了啊。

※※※※※

(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BD 的頭像
BBD

喀啦喀啦星星落下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