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個短篇集成,同田貫正國X石切丸成分有。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私設定有。

※※※※※

(一)小豆長光

為了孩子們吃到糰子的笑容,初來乍到、自認比起戰鬥更擅長製作甜點的小豆長光,被審神者說動之後,接下他顯現出人身的第一個任務,努力克服練度不足應敵與不善夜戰的挫折,在山上摸黑尋找敵人的蹤跡只為換得兔子們的糰子。多虧這份毅力,小豆不管是碰到帶路的兔子還是靠己力找著敵人大本營的機率,都比其他刀帶隊來得高,搜集糰子的速度自不用多說。

不過不管精神力如何驚人,肉體能承受的疲勞終究到達了上限。謹慎的長船太刀在找尋敵人的過程中一個踉蹌摔倒,頭昏眼花被隊友攙扶起來的時候,誤將站在前方的千子村正看成兔子,下意識伸出手將妖刀的從脖子到胸撫摸個一遍,神智不清的說:「原來帶路的兔子這麼大隻,還挺有肌肉的。」

現在,回復清醒、能俐落將紅豆切成兩半的附喪神,除了與勞累和敵人對抗之外,亦相當苦惱該怎麼擺脫千子的騷擾。

「都不知道小豆對我這麼有興趣呢,噯呀,是在害羞嗎?既然如此,脫吧!坦誠相見是最快又最好的交流方式喔!huhuhuhuhu……」

「千子大人,請快點把衣服穿回去,我不想在這種山頭還得分心找您的衣服。」

「歌仙似乎不能體會這種情趣呢……」

歌仙兼定一臉平淡接下千子扔向半空的衣物又扔回原主頭上,那一氣呵成的拋接曲線太過完美,讓在場其他刀都忍不住於內心讚嘆:『真不愧是經歷過各種大風大浪的初始刀啊!』尤其小豆更加砥礪自己去學習應對。

然而,紅褐色短髮的長船太刀想也想不到,他下個碰到的難題是「不慎中傷回歸之後,該怎麼面對謙信景光的哭臉」。

(二)狸石

「這玩意也太甜了吧,甜到牙齒都要被蛀掉了……」

去年的中秋時分,第三部隊任務回來、前去大廳待命靜待下一個任務的時候,每個人都收到了「一口糰子」,說這是能大力回復體力與精神力的補品,且是只有玉兔在中秋時才做的出來的限量珍餚,溯行軍還為此前去捕捉兔子,逼得與世隔絕的玉兔們以一人五十份糰子當報酬向時政府求救。

既然得到了如此珍貴的補品,為了提高任務效率,眾人在執行下個遠征任務前得吃掉這些糯米糰。

同田貫正國一收到慰勞品就對發放的人隨口說謝,想也沒想直接伸手拈起小盤子上的甜品咬掉半邊。這小小的半邊就足夠讓同田貫的臉皺得像顆梅子,他稍作忍耐才沒有當場把口中物吐掉。

「喔呀,同田貫不喜歡吃甜的啊。我倒認為這是好東西呢,可惜只有一口的份量,只得慢慢品嘗啦。」

相較於前者豪邁的吃法,石切丸用竹籤小心插起圓形的甜品,小口細細品味,另一手則托著小盤子在下方待命,以防點心脫離竹籤落下。御神刀每咀嚼一口,臉上便多添一分幸福,同田貫索性把自己那份湊到石切丸嘴前,說:「既然這麼喜歡,剩下這半個給你吧,反正只要有吃就能回復。」

「那我不客氣啦!」

於是,喜出望外的石切丸像是發現餌食的魚,暫時擱下自己手中那份,彎腰張口咬下實戰刀手中的糰子,拉回身子之時,用拿竹籤的手微微掩住咀嚼的嘴,只露出雙眼笑著。

在兩人視線僅止於雙方、似乎沉浸於某種虛幻的氣氛時刻,一道毫無起伏的男聲不識相地將氛圍劃破,把兩把刀拉回現實……

「噯呀,甜呀,真的好甜呀,甜到我要蛀牙了呀──」

「明石!你說什麼!」

兩人轉向聲音來源,發現同部隊的隊員們,有的掩嘴竊笑看向這邊,有的則是不好意思別開視線。擾出水花的明石國行倒是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看著天花板,聽到同田貫腦羞的叫嚷才緩緩轉頭過來,提高手中的點心強調:「說什麼呢?當然是在說這一口糰子很甜呀,同田貫剛不也這麼說嗎?」

「咕嗚嗚嗚──」

碰到難以反駁的裝傻,同田貫只能發出不明意義的聲音以將怒氣吞回肚子裡去,並「切」一聲咬牙把漲紅的臉甩向別處、不和其他人對上視線,滑稽的模樣又惹來一波忍笑聲。對此,石切丸也只能尷尬笑著賠罪:「哈哈哈,真是不好意思吶。」

今年的中秋時分,因為數量限制,去年分到一口糰子的人大多今年無緣再得,石切丸和同田貫亦是同樣。當褐髮大太刀遠征歸來時,在房門外走廊見著無聊盯著月亮發呆的同田貫,那名穿著黑色運動服的青年靠著柱子將雙手枕在腦後,面無表情不知在想什麼。石切丸順著視線回望月亮,被銀盤的光芒喚醒去年同一時節的記憶,於是,大太刀出聲叫喚,走到打刀身旁,卸下裝備坐下,話起了去年。

「今年沒有得吃一口糰子呢,有點遺憾吶。」

「哈啊,我對那玩意的味道已經沒什麼印象了……」

實戰刀搔抓亂翹的短髮尋找記憶,但想起的僅有他努力喝水去掉嘴中的甜膩,以及餵食石切丸被人嘲弄這件事。

「我還記得喔,那時的甜味似乎賴在舌頭上不願走,呵呵。」

石切丸說話的時候右手下意識摸上嘴唇,食指來回撫摸誘人開啟。同田貫睜大眼睛,受誘惑牽引伸手抓下對方右手,將人拉近湊上臉,張嘴伸舌親吻,舌頭大力掃過另一人的口腔後又拉開距離,黑髮打刀咧嘴笑道:「甜味去除掉了嗎?」

「這個嘛……」石切丸右手反抓回去,將手拉到嘴邊,垂眼先吻後咬佈滿傷痕的手指,閃動的目光與低沉的嗓聲挑撥虎鬚:「還需要加重刺激吧。」

「哈,都不知道你口味變這麼重。」

接下挑撥,實戰刀讓另一隻手摸上石切丸的嘴,接著將拇指押入,指腹刮走沾附舌頭表面的唾液,慢慢的,隨著深入口中的手指增加,呼吸聲漸漸加重,最後發出「咚」一聲,兩道坐著的人影隱入地板的影中,盡情享受親吻,接吻之間不時發出哼笑聲。

不過這兩把刀改變坐姿之前並未發現,有道腳步本來用自然且規律的節奏朝這方向前進,但當越過最近且可直擊兩人的轉角處時剎然停下、連忙躲回轉彎前的地段,待到認為不會驚動他人後,才小心翼翼踮著腳尖、連忙離開現場。兩手各端著一盤點心的眼鏡少年邊走邊深呼吸以放緩心跳,盡快驅離腦中的騷動。

「嘿!籠手切,不是準備把作好的糰子端給石切丸先生他們嗎?不在房內?」

「啊,是亂啊。呼……」被叫喚的眼鏡少年震了一下,轉頭發現出聲叫喚的是亂藤四郎後,很快吐了一口氣回復鎮定,說:「兩位先生現在……恩……不太方便,先幫忙把他們的份保存起來吧。」

籠手切江面紅耳赤的模樣已足夠告知更多訊息,紮著長馬尾的男孩張口無聲點點頭,表示了然於心。

「那晚一點再和他們說有宴會要舉辦好了。」

亂幫忙接過籠手切手上一盤點心,朝著廚房邁進。兩人聊天聊了一會,粟田口短刀突然露出壞心的笑容,用玩笑的語氣逗弄個性認真的江派差,提起去年一同待在第三部隊的插曲:「籠手切好像很不習慣親密的場面,去年中秋同田貫先生和石切丸先生在大廳放閃的時候,你也是不好意思撇過頭呢。」

聞言,籠手切臉上逐漸消退的紅色再一次變重,眼鏡少年咳了幾聲,難為情笑著說:「哈哈,是啊。倒是不管是亂、堀川、還是明石先生,都很自然淡定的樣子,看來要成為『無論碰到什麼事都能處變不驚完成表演的偶像』,我還差的遠呢!」

「嗯~~」亂聽完籠手切的回答,頭偏了一下又偏回來,一臉認真的說:「算算籠手切加入的時間差不多一年又一個月,等你和那兩把刀相處兩年,大概就能習慣啦!」

(三)宴會

「既然有蒐集糰子的任務,那希望也有蒐集茶葉的任務呢,最好是能配上一口糰子的珍稀茶葉。」

「哈哈,的確是,有好的點心卻沒有好的茶能配,多少有些可惜,希望鶯丸先生的願望能實現。」

「謝謝你啦,平野。」

鶯丸本來坐在客廳前的廊邊閱讀書冊,因為被升上的月光吸引走注意,連帶想起玉兔的謝禮而發出祈願。在旁和兄弟們玩摺紙的平野藤四郎聽到綠髮太刀的自言自語,忍不住笑出聲。不過褐髮短刀並沒有任何鄙夷嘲弄的想法,且真心替這把年老的太刀期盼,因此鶯丸相當愉快的回應。

「說到這個,之前也有好幾次蒐集樂器的任務呢。」前田藤四郎放下尚未成形的的紙鶴,合掌「啪」一聲說道:「那些樂器在倉庫堆疊得像山一樣,放著不用也是糟蹋,不如趁時候拿出來彈奏吧?」

雖說屯放在倉庫的物品大多受靈力保護而不易損壞,但披著披風的短刀想起和自己關係親近的大典太光世,便作出這樣的提議。前田的提議很快受到當場眾人應和,擇日不如撞日,於是在得到審神者的允許後,不僅有的刀前去搬樂器,還有被話題挑起嘴饞的刀到廚房準備宵夜,正巧再過一陣即是負責今日最後一項任務的部隊即將回歸的時刻,能夠順勢慰勞辛勤在山地追著兔子的同伴,簡單的演奏會因此轉型成消除疲勞的宴會。

宴會消息很快以客廳為中心向外擴散,不一會,酒啊、烤肉架啊、煙火啊,又隨著消息散播的網路往客廳前的庭院回流聚集,沒有任務的附喪神紛紛在地上舖起了觀月聽樂的坐席,螢丸還放出某次任務中捕抓的螢火蟲替庭院增添風采,平靜的月夜一下變得熱熱鬧鬧。

作為這場宴會開端的鶯丸,卻彷彿遠離塵囂的隱士般待在自己的老位子,不時對庭院上演的鬧劇發笑,或是偶爾向和他搭話的刀聊天。不記得聽了幾首樂曲,古備前的綠髮太刀再次被照到臉上的月光吸引走注意力,他先是抬頭望了會天空,接著又低頭啜飲一口平野泡的茶。鶯丸看著茶杯內倒映的庭院景色,悠悠對月亮說道:「這杯,也是能配得上一口糰子的好茶呢。」

(四)壓切長谷部與南全一文字

「不覺得由長谷部帶隊的時候──哈──比小豆帶隊更容易碰到兔子出來跑跳嗎喵?」

第一部隊的隊長換成甫修行回來的壓切長谷部,在灰髮打刀氣勢洶洶的率領下迅速掃蕩幾回。然而異變地的月亮仍沒有下沉的跡象,依然顯眼地高高掛在空中告知任務尚未結束,現在就看是刀的精神力先撐不住,還是里山的異變先消失。走在隊伍末端警戒的南泉一文字,雖然沒有像其他同伴嚴重被疲勞拖累但仍有些昏昏欲睡,為了打起精神,金髮的打刀於是向最靠近自己的千代金丸開啟聊天話題,話至中途還不怎麼在意聽者的打起哈欠。

被問話的人先是發出「唔」一聲撇嘴搔搔頭,皺了一下眉頭,接著才慢條斯理地放下手,緩緩回答:「啊,我想是因為,長谷部大人一副要把整座山的草都剷平的氣勢,把害怕失去藏身處的兔子給嚇出來,趕快幫我們帶路?」

「明明之前那隻兔崽子跑出來帶路的時候,還用輕視的眼神回看我們呢……喵……」千代金丸這一席話,讓本來被激起強烈狩獵欲、恨不得回家吃肉洩憤的打刀轉向同情起兔子來了。下一刻,南泉拉回剛接下這任務時的氣勢,金色的眼睛閃閃發光說道:「不過!這下只差兩個糰子就能結束這累死人的任務啦!雖然變強能讓我離解開詛咒更近一步是好事,但這山路難走個半死,隨處又都是芒草讓人心煩……喵呀──喵喵──」

南泉隨意揮了一下擋路的芒草,要不是千代金丸未忘卻審神者對部隊囑託「小心別讓南泉脫離部隊」而動手拉人,這把自稱被貓附身的刀或許就會駐留在原地和野草搏鬥。在此同時,沖繩寶刀亦向因當時被分配到的刀裝分散注意而沒聽到命令的南泉說:「嗯?你不知道嗎?主人他說啊,因為這裡的溯行軍力量不強,也碰不上檢非違史,所以就算集完糰子也得繼續在山裡修練。唉,沒想到有天會像角鴞一樣,得在夜晚戰鬥啊,希望敵人能逃就逃呢……」語畢,千代金丸彷彿連感染哈欠的速度都慢人一拍般,此時才緩緩打了一個能讓眼角滲出眼淚的大哈欠。

「欸!怎麼這樣喵!」

相較沖繩寶刀的悠閒,南泉一文字忍不住發出吶喊,惹得前頭同伴無論有氣無力,紛紛轉頭過來注目,壓切長谷部更是不悅粗聲喝斥:「安靜!敵人大本營到了!」

雖然只是瞬間的四目相對,但南泉並未漏抓長谷部雙眼內的血絲,接著他眼瞧隨時把主命掛在口中的打刀轉身,抽出的本體俐落在黑暗中劃出一閃而逝的銀光,待眾人定心專注後,隨之響起的是討伐敵人的宣示,部隊立即如旋風進擊敵人陣地。南泉瞧見同伴們為了抵抗疲憊,個個瞪大眼睛、咬牙切齒,發出比平常還駭人的氣勢斬殺弱小的敵人。

無論是如何溫和親切、文質彬彬的刀,此時皆如從鬼門湧出搶食的惡鬼羅剎,帶頭的隊長刀更像大啖妖魔肉的鬼王,緊抓對侍奉對象的忠心,咆哮、狂吼、宣告,所到之處僅餘下斬切利落、等著風化消失的斷首殘肢。置身如此戰場再配上千代金丸對著敵人吶喊「快逃吧!快逃吧!」還真有種說不出來的荒誕,雖然一文字打刀佩服同伴們的狠勁以及被壓切長谷部有增無減的氣勢震懾,但這下不僅是兔子,連敵人都同情起來了。

望著灰色短髮的打刀回復文明的姿態、勾著嘴角一臉滿足的收刀,南泉用手背揉揉臉保持理智,再次牢騷「真希望這累死人的任務快點結束喵……」並倒數自己也因睏倦而墮為惡鬼的時刻到來。

(五)長船刀們

「謙信不舒服嗎?眼前的糰子好像沒少多少呢……還是我們作的不合胃口?」

謙信景光聽到燭台切光忠溫柔又帶點擔心的問話,抬起頭來對上在宴會中抽空前來觀看兄弟情況的獨眼太刀,吶吶說道:「不是,我要留著等小豆回來……」

「點心還有很多,就放心的吃吧,不用擔心小豆回來沒得吃。」

大般若長光用與外表氣質相迴異的豪邁吃相嚼著糰子回話,他瞧見此處唯一的長船短刀猛烈搖頭的樣子本來還想多說,但綁著淺灰色長馬尾的長船太刀感受到燭台切責備儀態的視線,才咳幾聲、不再繼續說話,配合燒酒專心吞嚥嘴裡的糰子。

小龍景光在其他兩把太刀猜到之前就會意謙信的想法,他笑著拍拍男孩的頭說:「謙信他呀,比起自己先吃,更想跟兄弟們一起吃啦,對吧?」

果然,藍色短髮的男孩紅著臉、用力點頭回應。

「既然這樣,那謙信要不要先去和其他人玩,等到小豆回來再去叫你?」燭台切見謙信仍在猶疑,用無懈可擊的笑容加緊追擊:「放心,不會給我們添麻煩的。而且小豆已經變強,抓兔子的壞蛋很難再傷到他了。」

「就是說啊,小孩子就是要拋空煩惱盡情的玩……呃、不,我是說,短刀就是適合在晚上跑跳嘛!對吧,小龍?燭台切?」

「我也會protect謙信和小豆的份,不讓大般若吃光光的。」

「喂喂,我哪有那麼貪吃啊……」

在幾位年長的附喪神勸說下,謙信景光終於放心笑開臉,對著長船兄弟道謝以及強調不會給任何人添麻煩後,跑向玩跳房子的地方,很快就見著小小的短刀身影與其他人影玩在一起。

確認謙信融入了團體,三個穿著同款運動服的男人立刻圍成小圈圈商討事情,燭台切率先開口:「雖然小豆的練度足以應付此次任務了,不過萬事皆有萬一,還是得防止他中傷回來被謙信瞧見吶。」

長船短刀當時努力不讓眼淚掉下來的表情還歷歷在目,回憶小短刀死守在手入室不願離去的景象,光忠跟著挫敗地嘆了一口氣, 他與小豆長光同樣,對孩子逞強的模樣沒轍。面對藍髮太刀的疑問,另外兩把長船刀也很快分配完自己的任務。

「我守著門口吧,有般若湯相伴足以。如果小豆真的中傷回來,我會吩咐輕騎兵去叫你們的。」

「那我繼續待在宴會場,畢竟答應要protect謙信和小豆的糰子了嘛。燭台切你應該還有別的事要顧,就去忙你的吧。」

OK!那就麻煩你們了!再不回去廚房輪班,小貞大概就要擔心跑來啦。」道謝完,燭台切抬頭看向高掛半空的銀盤,喃喃說道:「不知道小豆現在如何呢,應該能和隊友處得好吧?」

「哈哈,小豆的個性溫和穩重,我認為最不用擔心的事就是他和同伴相處的問題啦。」

「說的也是,我擔心過頭了,哈哈哈哈哈──」

小龍笑著輕拍燭台切的背部,將不安的氣氛一掃而空,幾個男人愉快的大笑。

待在本丸的長船刀不知道的是,小豆長光確實有和隊友相處的煩惱,他至今依然不知道該麼和愛脫衣的妖刀相處。個性認真的男人全然沒有察覺,那把粉紫色長髮的打刀純粹是覺得有趣而鬧著自己玩罷了。

huhuhuhuhu……所以說,坦承相見是最快的交心方式啊!」

「千子大人、請放過我吧──」

※※※※※

(完)

※※※※※

※因為每個段落想到的都很短,所以乾脆聚集成一篇 ,只有第五篇為了整體感才蹦出來的

※中秋兔子(玉兔)設定上是高傲又避世,雖然因為被溯行軍威脅而有求於時政府,但只會在嫌刀男們的效率太差才用施捨的心情現身帶路。

※狸石的部分前半其實是去年活動想到的梗,本來想畫成漫畫不過畫完分鏡草稿後就沒後續,而且那張草稿也不記得去哪了(爆炸。

※比起H本身比較喜歡在這之前擦槍走火的調情,而且想看H又很懶得寫H,結果最近幾篇狸石的調調好像都這樣(反省。

※看籠手切的入手截圖建立日期是2017/8/25,寫完那個段落的時候是2018/9/26,覺得蠻湊巧的。XD

※真的覺得長谷部極帶隊,碰到兔子跟找到BOSS點的效率超高的,結果剩一半的糰子用很快的速度找完了,第二有效率的則是小豆。還有喜歡長谷部極進BOSS點的語音。

※因為一開始小豆的刀都給南泉捕的關係,所以跑個一兩次任務出現其他人都黃紅臉只有南泉飄花的景像。印象小豆過30等後,南泉終於掉花也開始會黃臉了,只是因為還是常常補刀搶到譽,依然是隊伍中疲勞度較低的。等到小豆過40還50等才開始紅臉。文中的情況大約是小豆30幾等的時候。

※長船刀聚集起來會不小心寫得太OOC。XD”

場景的部分因為對日本城堡構造不熟(還沒買相關書籍),所以大至是用飯店或度假別墅的概念去套入的安內母湯,預定以後修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BD 的頭像
BBD

喀啦喀啦星星落下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