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鶴丸國永X江雪左文字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可能OOC,之前覺得鶴丸難抓性格這次覺得江雪難抓……

※※※※※

  一日無事可作的下午,鶴丸國永坐在某處曬不到陽光的走廊──那其實是左文字三兄弟的房間門口,掬著江雪左文字一縷髮絲,左手捻住頭髮右手指腹輕輕搔過平直的白色髮端,宛如微風吹過草原那般。就旁人眼光來說,實在不知這樣玩弄別人的長髮有什麼好玩的,但被騷擾的當事人表示過這不會讓他不快,加上這也是少數能讓活潑好動又愛惡作劇的平安老刀安安靜靜待在一角的時刻,因此,也就任由他去。

  在陰影長度隨著陽光高度悄悄變化幾次後,白髮金眼的太刀突然說道:「每次撫摸江雪你的長髮,總會讓我想起一個白髮女人的故事。」

  「喔?」

  認真把玩他人頭髮的雙眼對上疑問的表情,鶴丸不疾不徐的述說他所聽到的傳說。

 

  就是,從前在一個取水不易的村落,如果天不下雨,村裡的人要取水都得翻越山頭、長途跋涉,有個頭髮比一般人還長、還烏黑美麗的女孩,就住在這個村落與病弱的母親相依為命。某日,那女孩在村子附近的山裡發現一個卡在洞口的蘿蔔,她本想將蘿蔔拔回去食用,殊不知,那是自私山神用來堵住甜美山泉的。女孩一拔掉蘿蔔、發現山泉,山神立刻現身威脅女孩:「如果你敢將祕密洩漏出去,我就會殺死你!」

 

  鶴丸邊加大音量邊半站立起身子,像頭發怒的熊高舉雙手擺出齜牙咧嘴的表情嚇人,可惜他的聽眾並不是短刀,毫不捧場作出被嚇到的樣子,只是冷冷點頭問:「然後呢?」白色短髮的太刀只好尷尬咳一聲重整態勢,坐回原地繼續說下去。

 

  那心地善良的女孩,雖然想解決村落缺水的困境,但每一次準備開口就會想起山神的警告,說了幾個字就不敢說下去。日子久了,那女孩失去過往的活力變得恍神恍神,形貌消瘦憔悴,連漂亮的黑髮都因煩惱而變成白色,村人都當她瘋了。就在某天,女孩幫助一個為了擔水而跌倒受傷的老人,那老人痛苦的模樣讓她決心不再保守秘密,於是她在村子裡到處跑到處呼喊:「山裡有泉水,有個蘿蔔堵在洞口上,快點把那蘿蔔拔了!」於是,村人紛紛在好心女孩的指引下,砍碎蘿蔔,把洞鑿大,歡天喜地看著山泉流出。

  不過,眾人卻沒發現,女孩已經被山神抓走了。就算有人注意到也只當她先回家看望母親。

 

  「接下來呢?」

  聽見白髮藍眼的太刀平常沉穩無波的聲音夾帶一點緊張,扳著臉孔等著自己的後續,鶴丸為這可愛的模樣在心裡「噗嗤」笑了一聲,接著故意吊人胃口似的,先喝一口已經涼掉的茶,放慢語調,繼續述說結尾。

 

  由於女孩並不怕死,且不斷苦苦哀求山神回去看母親最後一面,於是山神允諾女孩,回去看完母親就自己躺到瀑布底下,永世承受冰冷水壓的痛苦,不然祂就會殺死全村的人。

  女孩回去村落,心滿意足看著被水滋潤的村子,把該交代的事情交代完,準備前去受刑的時候,先前幫助的老人又出現了。原來,那老人是女孩常歇息的榕樹所化出的精靈,祂將女孩的白髮拔光貼到一尊石人上,讓石人代替懲罰來瞞過山神。老人讓石人走向山泉,接著就不見了,女孩摸了摸本應光禿禿的頭,卻發現已長回原有的黑髮,於是開開心心回家了。

 

  「……是嗎。

  看到江雪輕輕呼了一口氣,臉部的線條也跟著放緩,鶴丸心滿意足抓起燭台切光忠作的餅乾大口嚼碎,與此同時決定不要說出「其實還聽過榕樹精靈沒有現身救人的版本」來破壞別人的心情。

  「如果世上少些像山神那樣為了私慾害人的存在,或許就不會有這麼多苦難與紛擾了吧。」

  被佛理纏繞的太刀似有感悟的嘆著氣,另一把覺得稍微自私也無所謂太刀則飛快的回說:「 但現實總有即便無私也無法解決的無奈,所以我才會努力替大家帶來歡笑與驚奇,好減少一些生活上的苦痛與不如意……喂喂喂,別斜眼看我啊!

  「呵……不過,鶴丸大人說的是。

  那因笑意而瞇起來的雙眼讓鶴丸心想:『幸好自己不用擔心頭髮會不會因為煩惱而變白,但是如果能變紅那倒不錯。』為了不被查覺心思,金眼的太刀咕嚷幾句牢騷,連忙又抓了餅乾塞滿嘴巴。

  一陣笑鬧後,江雪起身回房一會,又拿著小冊子和筆出來坐回原地,打算將鶴丸所說的故事抄下。鶴丸的見聞似乎已變成了江雪日記內的常客,讓那述說者相當好奇這把略微陰鬱的太刀會如何轉述自己的話語。

  走廊一下就只剩下墨筆行走於紙上、以及餅乾被牙齒切斷磨碎的聲響,外頭的景色變化彷彿停滯下來。裝著餅乾的盤子已空,鶴丸喝茶消解嘴中甜膩,眼睛偷偷盯著沉默提筆刻下記憶的側臉,回憶左文字太刀在戰場中奮力揮刀殺敵的身影,不一會,腦中的背影被在泉水中飄動的白色長髮取代,那畫面雖美卻駭人,且水霧散發的寒氣刺痛了脖子。

  『你也是呢,不忍心他人受到苦難,寧願自己咬緊嘴巴默默承受。

  好動的太刀難以繼續老實坐著,於是,他放下茶杯,伸出白得讓人懷疑是否有血液流於其中的手,摸向似雪卻不冰冷的長髮,以手代梳隨意梳理垂落於臉邊的髮絲,再一次對露出疑惑的雙眼說:「我們請個幾天假,去看瀑布吧?」

  「……因為說了瀑布的故事,所以起了興致?

  「是啊!日本好像也有因為像女人白髮而以此起名的瀑布呢,我們去瞧瞧?順便帶小夜小弟和宗三小弟去看吧? 不知道小貞他們會不會想去呢……

  「嗯……讓我想一下……

  江雪放下毛筆改拿起本掛在腕上的念珠,皺著眉頭姆指撫過一顆又一顆的珠子,思考這個月的行程。等念珠轉過一圈,僧人才鬆開眉間,說:「最近無事,如果鶴丸大人方便,審神者大人還有弟弟們答應的話……

  「喔!那我先去問問能不能請假──」

  鶴邁開長腿,拋下句子的尾音一下就跑得不見蹤影,目送同伴離去的江雪又不著痕跡笑了對方的亢奮,正準備低頭繼續寫下紀錄時,他聽見熟悉的笑聲從鶴丸離去的反方向傳來。

  「看著鶴丸大人有精神的模樣,心情也會跟著很好,不是嗎?」

  「宗三……

  江雪轉頭一瞧,原來是從遠征任務回來的宗三左文字。兄弟彼此稍作寒暄後,宗三攔下起身打算去泡新茶和拿茶點的兄長,沒有回房換衣即在江雪身邊坐下,並將自己本體置於旁,問起方才鶴丸離去前說的請假一事。

  聽完太刀簡述前因後果,粉紅色長髮的打刀說:「關於旅行的事,我也正打算和江雪哥哥提。我與小夜討論過,覺得你們倆該自個兒出去旅行幾天呢。」

  「但是……

  「江雪哥哥,你和鶴丸大人也多替自己考慮一下吧,有時自私一點並不是壞事。」異色的雙瞳映著自己兄長因為詫異而微微開啟的嘴,宗三露出沒帶苦悶、而是純粹的淺笑,說:「希望重視的人過得開心自在,這很自然吧?」接著他將視線轉向攤開在江雪腿上、抄寫一半的書冊,手指撫上秀麗工整的字跡,繼續說道 :「那個瀑布故事中的女孩不也如此?我想這也是一種私心吧……所以,就當作是弟弟們的任性,用不著擔心我們。

  弟弟這一席話堵得江雪難以回應,他最後只低聲說句「還是先問下小夜想不想去吧」。而宗三也僅瞇起眼輕聲回應「這是當然」,接著提起放本體起身回房換裝,遺留獨自坐在廊邊的兄長。

  「兩個人…………

   把闔上的日記移去不礙事的位子,再次邊輕撫念珠邊思考。然而,不管念珠轉了幾圈也無法靜心,心臟不斷為了還沒有確定、尚未發生的事鼓譟。

  最後,江雪終於讓那佛珠落回手腕,面露難色捻起數縷修剪整齊、白中帶點淺藍的劉海,喃喃自語:「幸好不用擔心頭髮會因為煩惱變白呢……」接著腦裡又浮現,那名期待自己色彩能更像白鶴的刀興奮說著「如果煩惱會讓頭髮變色的話,希望是紅色,這樣就能名副其實了呢」的模樣,因而被彷彿發生在眼前的想像勾起嘴角 

  『很喜歡,被那人輕輕撫摸頭髮的感覺,就像是被流水洗去沾染於髮上的塵埃。』

  『幾曾何時,已不再滿足僅止於這樣的觸摸。』

  江雪左文字抓起自己的一束頭髮盯視,陷入沉思,但他所遺忘的事情是,平常會因為心思而改變顏色的,並不是頭髮。

  「呦!我回來了!這次有嚇到……在想什麼好事嗎,臉這麼紅?」

  因為鶴丸那種逮到人小辮子、得意洋洋的笑臉刺得江雪相當窘迫,逼得不善隱瞞和胡謅的僧人坦承,但無心之舉卻得到意外的效果。

  「只是在想,自私一回,僅有我們兩去旅行,好像也不錯……

  「咿呀唉呀,江雪說出這席話可真是嚇到我了哪……

  「不願意嗎?」

  「不、我、很期待!

  看著戀人白淨的臉龐被血色染紅的模樣,江雪心想,偶爾給對方點「驚奇」,亦不是壞事。

※※※※※

(完)

※※※※※

※故事出自侗族民間故事《長髮妹/長髮姑娘》。因為是小時候看的童書,只記得故事內容不記得標題,寫文前為了確認記憶,查網路有查到沒有榕樹精靈現身救女孩的版本,不過寫完再查網路就找不到這個結局了,到底……

※鶴丸所說的日本瀑布是位於石川縣白川鄉的天姥瀑布 (ふくべの大滝) ,因為瀑布景色像老婆婆擺弄白色長髮而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BD 的頭像
BBD

喀啦喀啦星星落下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