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文越寫越多又覺得痞客邦文章分類不太夠用,所以乾脆弄了篇目錄跟一些碎念,有更新記錄也會放這。

有CP或自己覺得有CP疑慮一定會註明。

寫肉跟武打敘述無能是通用標籤(喂

目前只有同人文:

【刀劍亂舞】同田貫正國x石切丸、鶴丸國永x江雪左文字

【死魂曲】宮田司郎x牧野慶

【梅露可物語】傑洛x特奧多爾
 

更新記錄

2016/11/4

改了「繼續閱讀」的位置,順便小修幾篇文,老是忘記一些小細節

2018/01/29

更新文章。直到今天才發現把兩篇狸石丟到非腐向的分類去了,真的非常抱歉OTZ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原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

  「怎麼一臉悶悶不樂的呢?這麼害怕我的吻嗎?」

  一位面無表情、無精打采,旁人看了可能誤以為心情不愉快的女人突然冒出這句話。只看臉的話,大多數的男人會一致認為是位美女,然而,再看女人的皮膚、頭髮、手腳,他們可能又會轉口說是怪物,接下來的行為不是害怕逃離就是為民除害。

  那女孩看起來神色不佳,是因為她根本毫無血色,那樣子的膚色基本上只有進墳墓的人才會有,更讓人害怕的是,皮膚上頭還長出魚鱗。雖然魚鱗沒有遍佈全身,但已足夠使愚昧無知的孩童能夠察覺對方不是人類,也使得她即使有副姣好的身材,村夫農婦依然會像驚嚇的麻雀紛紛走避、不敢直視,何況她渾身散發的汙泥臭味。

  女人長長的頭髮像是某種生物的尾巴,上頭披掛美麗的淡藍,有時陽光照射可見些許綠色,就像小河不甘願受制於地上而起身流竄到這女孩的頭上。或許如此,無人見過頭髮觸地的模樣,取而代之的景像是有生命般的漂浮於空中,偶爾還幫忙遮住女孩一絲不掛的裸身。

  手腳倒是與一般人無異,但如果有膽大的紳士願意親吻她的手,可在指縫間瞧見像青蛙或鴨子的蹼。

  這名女性,其實就是出現在民間故事、或著人們口中傳誦的水精靈「溫蒂妮」,有的傳說描述被她親吻的人,會陷入永眠不醒──其實只是把死亡說得好聽一些。而這名溫蒂妮現在正一手捧著一個頭骨……更正確來說是她愛人的臉頰,另一隻手則伸出修長如蘆筍的食指,帶著些許挑逗意味,緩緩一筆一劃劃過頭骨上整齊方正的齒列,彷彿面前的牙齒是被她尖銳的指甲刻出來的。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トド松Xチョロ松(椴松X輕松)

阿松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可能OOC,六男嘴賤

※梗來自杯緣公仔。

※※※※※

「輕松哥哥,要不要跟我自拍?」

「不要。」

今天某處民宅的二樓突然出現這樣的對話,相較活潑的問話語氣,答覆的聲音聽起來相當冷漠。

這個房間內現在只有分別穿著綠色與粉紅色衣服的兩個人而已一個正在看求職雜誌,另一個趴在綠衣人旁邊玩手機。粉衣人坐起身子看綠衣人的臉,發現對方不僅是眉頭皺了起來,平常呈現倒三角的嘴形,此時角度看起來更為尖銳。這個綠衣人似乎覺得口頭拒絕還不足夠,察覺到另一人的視線後,更用力把臉埋到手上的雜誌裡

「欸~雖然理解宅男會因為自己的外貌卑微猥瑣而不想留下任何多餘的影像在世上,不過跟可愛迷人的Totty合照的話,多少可以減少輕松哥哥的猥瑣土氣感喔 。」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7閱讀書單,

還有部分簡短心得。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彌三郎之婆〉的設定。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相關知識有限,參入大量想像跟胡說八道,劇情設定也是邊寫邊補應該會讓人吐槽滿滿跟有不少BUG

※這邊的設定可能修改或增加刪減。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同田貫正國X石切丸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有為了創作而與事實不符的部分。

可能會有讓人不快的描寫(血腥描寫、殺害動物橋段等)、私設定有(大概會有BUG)、路人角色有、自家審神者出沒而且話很多注意。

※相關知識有限,參入大量想像跟胡說八道,劇情設定也是邊寫邊補應該會讓人吐槽滿滿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同田貫正國X石切丸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有為了創作而與事實不符的部分。

可能會有讓人不快的描寫(血腥描寫、殺害動物橋段等)、私設定有(大概會有BUG)、路人角色有、自家審神者出沒而且話很多注意。

※相關知識有限,參入大量想像跟胡說八道,劇情設定也是邊寫邊補應該會讓人吐槽滿滿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同田貫正國X石切丸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同田貫極化造形延伸來的梗。

※※※※※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同田貫正國X石切丸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同田貫極化賀文

※※※※※

「我回來啦!」

子時過後的晚時分,本應是毫無人聲的時刻,卻在某個房間的門口,響起通常屬於白天、甚至有些亢奮的男聲。聽到這個聲音的石切丸,放下裝飾在手上的書本,深吸一口氣穩定心跳,隨著走進的腳步聲,將坐的身體轉向來者,像往常一樣笑著迎接歸客。然而,不知為何,大太刀的聲音出現了遲疑。

「同田貫,你回來……啦。」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第二次毛利大阪城(欸)想到的產物。

※自家審神者出沒注意。

※※※※※

 

  「為什麼毛利藤四郎都不回應我的呼喚呢?」

  已經算不清在大阪城空手而回幾次,待負責此項任務的部隊長──秋田藤四郎離開房間後,審神者像從杯子潑出去的水隨意向後倒,毫無形像的對在一旁候命的歌仙兼定問道。紫髮打刀在心中微微嘆了一口氣,雖認命自家主君並非風雅之士,偶爾會還是不免感嘆。歌仙放下手中尚未成形的詩句,思考的同時也環顧了一下審神者的房間,隨後即端正坐姿回答:

  「在房內放些孩子的玩具如何?」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