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文越寫越多又覺得痞客邦文章分類不太夠用,所以乾脆弄了篇目錄跟一些碎念,有更新記錄也會放這。

有CP或自己覺得有CP疑慮一定會註明。

寫肉跟武打敘述無能是通用標籤(喂

目前只有同人文:

【刀劍亂舞】同田貫正國x石切丸、鶴丸國永x江雪左文字

【死魂曲】宮田司郎x牧野慶

【梅露可物語】傑洛x特奧多爾
 

更新記錄

2016/11/4

改了「繼續閱讀」的位置,順便小修幾篇文,老是忘記一些小細節

2018/01/29

更新文章。直到今天才發現把兩篇狸石丟到非腐向的分類去了,真的非常抱歉OTZ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8年的閱讀書單+簡短感想。

01/08 司馬遼太郎《盜國物語:天下布武織田信長(上)》→記得的事情只剩信長對秀吉頭上尿(ryyyy
02/03 約翰‧布羅《歷史的歷史--史學家和他們的歷史時代》→讀到後來整個茫然......(啃不動)
02/12 理查‧費納根《行過地獄之路》→雖然很沉重(二戰日軍俘虜主題)又因作者文風不太容易讀,但是本好書,相當深刻又讓人痛心。
02/17 阿嘉莎‧克莉絲蒂《隱身魔鬼》(湯米與陶品絲系列)
02/23 齊格飛‧蘭茨《我的小村如此多情》→挺輕鬆逗趣的一本。
02/27 佐藤春夫《殖民地之旅》
03/02 三浦紫苑《啟航吧!編舟計畫》→字典編輯的主題,很好看。作者是不是有偷推腐CP
03/18 克拉克(Clark, John O. E.)《改變歷史的地圖與製圖師》→介紹各式各樣的地圖與相關歷史,很有趣但翻譯使用中國網路是敗筆(個人地雷)。 
04/10 海涅詩集《在極美的五月裡》→完全想不起任何印象OTZ
04/13 阿嘉莎‧克莉絲蒂《煙囪的秘密》(巴鬥主任系列)→不太記得內容也印象不太好看。
04/21 吉川英治《黑田官兵衛》→得改天再借來複習,劇情只寫了官兵衛的前半生。
04/24 司馬遼太郎《龍馬行》01→印象最深刻的是桂的腦袋很硬
05/25 清少納言《枕草子》(周作人譯版)→記憶點剩很少,覺得這些平安貴族講話超麻煩的......我果然當庸俗的人就好
06/04 阿嘉莎‧克莉絲蒂《死亡暗道》(湯米與陶品絲系列)→相較《隱身魔鬼》,比較不記得這本內容。
07/11 奧罕‧怕慕克《我的名字叫紅》→老樣子讀起來很累但精彩又衝擊。
08/04 伊塔羅‧卡爾維諾《困難的愛故事集》→有些短篇很有偷窺(無論主動被動)、壓抑的風格,在《帕洛瑪先生》中可以查覺卡爾維諾相當敏感、在意別人想法,在這些短篇中也能窺見一二,但仔細想想,這可能也有作者的性癖成份......?
08/15 井上圓了《妖怪學講義錄》→白話文言看得很痛苦,書翻完了卻不敢說看完了。
10/01 加藤陽子《為何日本人選擇了戰爭》→很推的日本近代史,覺得能當作入門。
10/05 小泉八雲《幽冥日本》→喜歡小泉八雲的文筆,買的兩本小泉八雲作品比較喜歡這本。
10/15 小泉八雲《內觀日本》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豐前江+山姥切長義中心,非腐向。

 

日本史能力不足,各種捏造、個人解讀腦補,有且極大機率錯誤,也可能OOC。

 

聚樂第活動劇情有。

 

由山姥切長義的田當番台詞所衍生的文。

 

私設:就算叫著同樣名字或稱呼,刀男們基於某種感應能知道分別在指誰。

 

刀男之間的稱呼也是私設。

 


 

  「唉呀⋯⋯⋯⋯真是⋯⋯就說了適才適所了嘛⋯⋯」豐前江搔抓捲曲的黑髮,帶著煩惱的紅眼睛看向負責的田地區域又看向擺在腳邊待插的番薯種苗,想要跨上重機奔馳的心讓他忍不住嘟嚷。雖然如此,該做的事還是得做,穿黑短袖上衣的打刀牢騷完後,做出捲袖子的動作,對著光禿禿的土地大喊著:「就讓我創下最快的田當番完成紀錄!」提振完精神,豐前扛起鋤頭,踏入田地,準備鬆土的工作。

 

  「哼⋯⋯」

 

  後方傳來微弱的鼻音,黑髮青年這才想起他還有個一同工作的伙伴,於是他轉身問道:「怎麼了嗎?山姥切?」

 

  這位被叫做山姥切的年輕男子有一頭銀髮與一對藍眼,穿著和長船派刀們類似的全套黑色運動服,他即是之前以監察官身分引起騷動的山姥切長義。在審神者——也就是豐前江現在的主人達成其指派的聚樂第任務後,山姥切長義便心服口服加入此處本丸、接受審神者的指揮,但跟作為自己仿刀的山姥切國廣有些糾葛。這皆是在騷動之後才受到召喚顯現的豐前從別的刀聽來的事。

 

  只見這名銀髮的山姥切,手上拿著另一隻鋤頭,絲毫沒有邁開腳步的打算,臉上掛滿陰沉的表情盯著耕地,低聲說一句:「田地在討厭我。」

 

  「啊?是因為斬殺了可能是土地化身的山姥嗎?」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鶴丸國永X江雪左文字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可能OOC,之前覺得鶴丸難抓性格這次覺得江雪難抓……

※※※※※

  一日無事可作的下午,鶴丸國永坐在某處曬不到陽光的走廊──那其實是左文字三兄弟的房間門口,掬著江雪左文字一縷髮絲,左手捻住頭髮右手指腹輕輕搔過平直的白色髮端,宛如微風吹過草原那般。就旁人眼光來說,實在不知這樣玩弄別人的長髮有什麼好玩的,但被騷擾的當事人表示過這不會讓他不快,加上這也是少數能讓活潑好動又愛惡作劇的平安老刀安安靜靜待在一角的時刻,因此,也就任由他去。

  在陰影長度隨著陽光高度悄悄變化幾次後,白髮金眼的太刀突然說道:「每次撫摸江雪你的長髮,總會讓我想起一個白髮女人的故事。」

  「喔?」

  認真把玩他人頭髮的雙眼對上疑問的表情,鶴丸不疾不徐的述說他所聽到的傳說。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同田貫正國X石切丸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

或許是經常見著某些誦念經文、咒文的場合會佐以焚燒產生的煙霧,久而久之,視覺與聽覺結合,現在於本丸內看到一些懷抱宗教信仰的同伴開口吐出這類長串語詞時,同田貫正國會產生聲音化為煙體的錯覺,瞧見像是點燃線香燒出的煙霧,在空中伸長、糾纏、離合、斷裂、變形。這些煙體碰到天花板即鑽入縫隙而不知所蹤,黑髮打刀猜測可能是朝著神明的方向去了吧。

某天沒有任何要務的時刻,同田貫在房內與石切丸喝茶聊天時,提起了此事。綠衣的神刀聽完後悠悠笑著說,他讀過唐土詩人描繪琵琶奏出的景色,那實在相當精妙,而同田貫的敘述也很有意思,彷彿那些聲音自口脫離後便得到了生命,並繼承主人的意志向目標而去。說到一個段落,石切丸手捏下巴,喃喃地說不知道聲音還能形成什麼樣貌。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年中松,無CP

※阿松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可能OOC嘴賤注意

※梗來自黏土人。

※※※※※

松野一松進入平常得和五個人共擠、睡覺、餵貓、無所事事渡日的房間之時,他見到只早他一步出生的兄弟,居然破天荒的拿著逗貓棒逗弄平常與一松相當親近的野貓。撞見這一幕前,六胞胎的老四還以為松野輕松只會對人類假扮的貓有興趣,同時,一松也相當不知所措,短短時間大量訊息在頭殼中運轉,自問自答幾乎擠爆了腦袋瓜。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幾個短篇集成,同田貫正國X石切丸成分有。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私設定有。

※※※※※

(一)小豆長光

為了孩子們吃到糰子的笑容,初來乍到、自認比起戰鬥更擅長製作甜點的小豆長光,被審神者說動之後,接下他顯現出人身的第一個任務,努力克服練度不足應敵與不善夜戰的挫折,在山上摸黑尋找敵人的蹤跡只為換得兔子們的糰子。多虧這份毅力,小豆不管是碰到帶路的兔子還是靠己力找著敵人大本營的機率,都比其他刀帶隊來得高,搜集糰子的速度自不用多說。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同田貫正國X石切丸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部分私設,並且照自己遊戲進度,內文有些刀已極化,有些可極的尚未。

※大概R15吧,還有部分胡說八道注意。

※※※※※

  「聽說貓科動物的磨蹭行為,是宣示所有權的意思。」

  就像在水底看見有石頭被投入水中,直直往自己的臉上落下一句話拉回散離的心神,閉上的眼皮隨之緩緩扭動。若是在以前,這句話大概會像流水從同田貫正國的左耳進右耳出,如今,卻變成一顆種子植入腦袋之中,因為這讓他想到某把大太刀喜歡用腦袋從後蹭著自己背部的行為。實戰刀以前並沒有好奇心去探究動作背後的意義是什麼,然而,貓與大刀的形象重疊之後,回憶爭相湧出水面,咕噥一聲,徹底驚醒了昏沉的刀。

  「呦,終於醒啦,上進的青年?」

  雙眼睜開,回復意識的同田貫,打了個哈欠,伸了個懶腰,張眼才意識到臉上有東西。茫然將那東西抓起來瞇眼細看,原來是翻沒幾頁的健身書籍,黑髮青年無視身邊與大般若長光喝酒的日本號嘲弄,嘀咕還是直接身體力行比較符合他的風格,起身便要把那本無用之物扔回書房。久待戰場讓他習慣睡起後掃視所在環境一圈,發現客廳的人數比睡著前還多了一些。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刀劍亂舞二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802個依賴禮耗了將近300個(持續增加中)還鍛不到靜形的怨念產物。

※標題只是想捏他〈打不倒的空氣人〉這首歌。鍛不到

※歌仙極化要等到幾月……

※自家審神者出沒、變態發言注意。

※※※※※

  「嗯……」

  近侍刀歌仙兼定堆著茶盤進入房間,瞧見他現今的持有者──也就是被稱為審神者的人類,周遭環繞書堆,交叉雙臂,雙眼盯著電腦螢幕發出呻吟。如果知曉最近本丸內的大事,那大致上能猜到審神者在煩惱何事。紫色捲髮的打刀在心裡嘆了一口氣,接著一句「失禮了」提醒他的到來,等人類轉身面對,再進入房內坐下,奉上茶點。身為近侍的優待,歌仙也一同享用細緻的小點心與茶水。

  「吶,歌仙。」

  「有何要事呢,主人?」

  「為什麼靜形薙刀不接受我的召喚呢?雖然依賴禮還足夠,但無論耗了多少御禮還是資材,就是無法叫出。等到注意到的時候,御禮跟砥石都已經不是能再隨意揮霍的量了呢。」

  待精緻的茶菓消失在盤中,從方才即不發一言的審神者終於開口,而發言也正如歌仙兼定所想,是關於新的付喪神召喚問題。同樣的問題換個名字已不知重複幾次,而在此陪伴這個人類最久的刀也經常聽到其荒誕無稽的發言,讓他得不斷回想造訪過的山清水秀以安撫頭痛。唯一慶幸的是,審神者發問的時候終於不會再毫無形像的如爛泥般躺在地上,唉,孺子尚可教也。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原創,與實際人事物無關。

※※※※※

  「怎麼一臉悶悶不樂的呢?這麼害怕我的吻嗎?」

  一位面無表情、無精打采,旁人看了可能誤以為心情不愉快的女人突然冒出這句話。只看臉的話,大多數的男人會一致認為是位美女,然而,再看女人的皮膚、頭髮、手腳,他們可能又會轉口說是怪物,接下來的行為不是害怕逃離就是為民除害。

  那女孩看起來神色不佳,是因為她根本毫無血色,那樣子的膚色基本上只有進墳墓的人才會有,更讓人害怕的是,皮膚上頭還長出魚鱗。雖然魚鱗沒有遍佈全身,但已足夠使愚昧無知的孩童察覺對方不是人類,也使得她即使有副姣好的身材,村夫農婦依然會像驚嚇的麻雀紛紛走避、不敢直視,何況她渾身散發的汙泥臭味。

文章標籤

BB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